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罡墙
章节列表
第三章 罡墙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彭月儿咄咄逼人,叶南天气得满脸通红,怒道:“月儿,你别忘了,霸天曾经与你青梅竹马,如今的你,怎么能这么侮辱他?”
“我只是实话实说。”
彭月儿瞥了一眼叶扬,神色颇为鄙夷,似乎对这个人连多看一眼都欠奉。
这时,火神氏族的族长,彭风巍然站了起来,声音低沉有力,淡淡道:“月儿,不论如何叶家主是你的伯父,不可这般无礼!”
彭月儿点头一笑:“是的,爹!”
父女两一唱一和,显然只是在做个样子给叶家看而已。
彭风的目光落向叶扬,顿时神光大盛,一股无形气势压制,恍若泰山压顶般的让叶扬产生了巨大压迫感。
“吓?!”
叶扬暗惊,双拳紧握,立于屏风旁硬是一动不动,深邃的目光看着彭风,格外坚毅与决绝,丝毫不让,身体像是要被碎裂一般,各个关节处传来阵阵剧痛,原来传说中的都是真的,顶尖高手光是靠气势产生的威压就足以杀人了!
彭风一样暗暗心惊,叶南天的独子不学无术、猎色懒惰,在家族中早就传开了,可是今日一试,彭风却发现这个弱冠少年如此坚毅,那种傲然不逊的目光竟让自己都为之分神。
“哼!”
彭风飘然转身,袍袖间一股炽烈风劲飞出,轰然打在了叶扬的胸口,顿时,叶扬胸口犹如刀绞般,一口鲜血涌向了喉咙,他紧咬牙关,竟一声没哼,只是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吃了暗亏,彭风出手悄无声息,甚至连叶南天都没有觉察得到,毕竟,叶南天只有五级的实力,而彭风则是九级,高出了四级,这几乎是天壤之别的实力差距!
叶扬冷冷的看着彭风,彭月儿也看到了叶扬嘴角的鲜血,忍不住露出一丝惊异之色,似乎也觉察到这少年与往日那个酒色无度的纨绔子弟大为不同了。
“子羽,你……”
叶南天看到爱子受伤,顿时心痛无比,根本不顾实力的差距,愤然挥掌,一股凛冽火神真气掠向了彭风的脑门。
“嘭!”
座椅四分五裂,被烧成了一截截焦炭,彭风却早已经没了踪影,等叶南天醒悟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彭风已经在身后了,一股无形气势笼罩住自己,可以说,彭风想要杀掉自己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南天,你怎么还那么冲动?”
彭风双手负于身后,笑道:“你的儿子还是那么体弱多病,居然干咳出血,哼,这样的体质根本无法承受雄浑霸道的火神真气,也罢,耀阳战斧我取走了,或许这柄神器在我家月儿的手里会有更多作用,你觉得如何?”
叶南天气得浑身颤抖,一字一句道:“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在半年内拿走战斧耀阳,彭风,你有种就在这里杀掉我,看你如何逃过天下悠悠之口,哼,堂堂火神氏族家主,居然为了自家的神器而杀死本族同门!”
彭风的神色阴晴不定,时而贪婪,时而深思,终于,他摇了摇头:“既然你不肯交让耀阳,那么也罢,姑且让耀阳在叶家多供奉半年,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能够借助耀阳让这小子学会火神决!”
“哼!”
叶南天冷冷道:“送客!”
彭风一甩袍袖飘然掠出叶家府邸,而那彭月儿更是转身恨恨的瞪了一眼叶扬,口中诅咒了一句:“废物,你就只会躲在你爹的身后吗?等着瞧吧,在两个月后的家族新秀比武大会上,我会让你好看!”
叶扬皱了皱眉,这美艳女子为何如此怨恨自己?
“子羽,你没事吧?”
叶南天猛然抱住了叶扬,查看他的伤势,忽地老泪纵横,颤声道:“都是爹没用,让你受到这种欺辱!”
叶扬本就是孤儿,初次感受到父爱,忍不住笑着答道:“没事,老爹,叶扬早已经不是昔日的叶霸天,我会努力修炼火神决,为了自己,为了叶家!”
其实叶扬心底的潜台词并非如此,而是“为了活命,为了梦想——白花花的银子和白花花的姑娘”。
当然,叶南天并不知情,只是搂着叶扬,老泪纵横:“嗯,好儿子!”
……
夜晚,叶扬端坐于密室内,一条手臂覆在战斧耀阳之上,那股灼痛的感觉让人疯狂,大量的烈焰元素涌入手臂,这飞快的激发了叶扬体内火神真气的衍生,似乎,战斧耀阳的功效就在于此。
身边,火神决端放着,其实火神决并无招式,只是一种真气修炼法则,真气在这个充满武诀与元素的世界里,就好像是力气一样,当一个人的力气足够大时,实力自然也会得到提升,力量乃是一切招式之本!
转眼便是一夜过去,翌日凌晨,叶南天进入密室,发现叶扬依旧在修炼,便呼道:“子羽,吃饭了!”
叶扬神游天地,正在享受着烈焰元素与火神真气的沐浴,竟完全听不到。
叶南天走上前,伸手去推了推爱子的手臂,却猛然被一股雄浑的火神真气给震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撞在墙壁上弹飞在地。
“这……怎么可能?”
叶南天又是惊讶,又是喜悦,惊讶的是叶扬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强横的真气,喜悦的是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叶扬悠悠醒转过来,发现躺在了地上的叶南天,忍不住道:“爹,你这是怎么了?”
叶南天连连点头,哈哈笑道:“没事,儿子,该吃早饭了,莫非你修炼了一夜?”
“嗯。”
叶扬站了起来,整个人的气势仿佛都改变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总之只是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了,挥舞拳头之间带出一道道烈焰元素,这全力一拳下去,恐怕就算是壮硕的老牛也会被一拳打死。
用完了早点,叶南天捧来一柄长剑,道:“这把剑,是在你床上找到的,在你醒来的时候就在那里,真是蹊跷,你病倒前,有买过这么一把剑吗?”
叶扬大惊,这把剑很眼熟,正是杀死自己的那一把剑!
“呃……是啊,我买来的!”
叶扬急忙圆了话,随后接过长剑,“铿”一声拔开,只见长剑暗淡无光,剑锋表层满是锈迹,唯有剑身上刻着的“昊天”二字还在。
心头思索,自己是被这把剑杀死送回到了这里,根据自己的打听,这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古秦帝国时期了,这把剑必有猫腻,不管怎样,带在身边不会坏事!
于是,叶扬带着这把昊天剑重回了密室,继续修炼。
闭上眼睛,只见满天繁星,火红色的星星,那些便是大地之上存在的火性元素,也是火神氏族武诀的力量源泉!
整个人沉浸在火焰元素的海洋中,叶扬仿佛沉睡了一般,却保持着意念的清醒,他明白,自己来到了一个异世位面,与自己的那个世界相隔两千多年,那是七国争雄之后秦国一统天下的格局,只不过,这个世界却充斥着武诀、法术、星法等神奇的宗派,而火神氏族的火神决正是其中一支。
想要回到本来的那个世界,那么只有一个路可走:活下去,变得强大,找到回去的路!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是一个月过去,叶扬一直跟战斧耀阳在一起,体内的火神真气日渐雄浑,这让叶扬和叶南天都非常的惊诧,叶扬一个月的修炼之后,火神力的强度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叶南天,这让叶南天认定了自己的儿子是个绝世天才。
空有强大的火神真气,却没有可学的武诀,这让叶扬感到有些遗憾。
一日清晨,叶扬没有再去密室,反倒是换上了一身干练的青衣,整个人显得雄伟挺拔,浑身的肌肉在火神力的锻炼下愈发壮硕,并且为昊天剑配了一套剑鞘,背在身后的剑袋中,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哪儿还像是一个纨绔子弟,反倒是很像是江湖上到处打抱不平的年轻游侠了。
怀里揣着两锭大银子,共计100两,这是叶南天塞给他的花销。
就在今天,叶扬终于踏出了叶家的大门,因为他需要买两本武诀以提升自身的战斗技巧了,否则空有火神真气也是没用的。
叶南天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儿子,一个月之后,家族年轻一辈的比武大会,你还是不要参加了,那彭月儿会对你下杀手的!”
想到这里,叶扬淡然一笑,彭月儿吗?家族的天才少女,等着吧,一个月之后,自己未必会输给她!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学会实用的武诀,而叶南天本想传叶扬一套烈焰掌法,却被叶扬拒绝了,叶南天凭借烈焰掌法成名,彭家对这套掌法太熟悉了,一旦临阵对敌遇上彭月儿,多半要吃亏!
大步流星的迈入繁杂闹市,良城富饶,人口众多,集市上更是热闹非凡。
武风坊,良城最大的兵器、武诀、灵药集中地,也正是叶扬的此行目的地。
踏入武风坊的一刹那,叶扬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在这里,显然,整日在武风坊里混迹的人没有庸手。
两名肌肉膨胀的大汉迎面走过,叶扬身边的家丁立刻压低声音道:“少爷,这两个人就是武风双煞,拥有大地四级的强横实力,是武风坊主人的门神,你看,他们的胸口印着四个金星,那是各大武馆给予的认证!”
“哦,四级的实力,就有四颗星?”叶扬不由一笑。
“嗯。”家丁有些惊恐,道:“少爷,我们不要招惹这些人,你不是要买武诀吗?跟我来吧,我知道一家店铺,那里常有高阶武诀可供出售。”
“好!”
在家丁的带领下,叶扬来到了街尾的一家店铺,只见一本本浅黄-色的书籍摆放在货架上,清一色的黄颜色。
“哟,是叶大少爷,有何贵干?”胖乎乎的老板似乎认识叶扬的样子。
叶扬问道:“你这里武诀,如何都是黄-色的?”
“哈哈,因为全是黄阶武诀而已!”
老板看着货架,道:“最近只能搞得到这种品级的武诀了,没有办法,那些强者根本不愿意把独门绝技拿出来与他人习用!”
家丁见叶扬一脸茫然,马上小声说:“武诀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品阶,其中天阶武诀最强,黄阶最弱,在武风坊这种地方,也就只有黄阶这种低阶武诀可以出售了,而且其中不乏滥竽充数的雕虫小技,书写武诀的人尽是一些误人子弟之辈!”
叶扬点点头,目光落向了这些黄阶武诀中的两本上——
【斩风诀】:黄阶中乘
【罡墙】:黄阶下乘
……
叶扬欠身,拾起了两本武诀,问道:“老板,多少钱一本?”
老板竖起两根手指:“不二价,10两银子一本!”
叶扬以目光征询家丁,家丁点头,表示价格还算是公道,于是付钱拿了武诀。
出了武风坊,叶扬飞奔回家,带着午饭就进了密室中开始了修炼。
首先修炼的便是罡墙,这是一种基础功法,引用自身真气形成罡气凝出体外来抵御他人的攻击,最基本的防御招式。
叶扬天资聪颖,仅仅用了三天便把罡墙修炼得娴熟,轻喝一声便能在体表10厘米处凝出火焰罡墙,只不过,叶扬依旧不能满足这种级别的强度,随着对火神力的理解,他逐渐将罡墙与体表的距离提升到了1米左右。
叶南天非常不解,问:“子羽,罡墙本是防御系武诀,你何必将其推离身体呢?”
叶扬笑道:“没人规定这必须是防御系武诀,只是世人的误导而已。”
“哦?”
叶南天深感不解,不过并未多说什么,他非常信任自己儿子的天资。
……
叶扬的心思其实很简单,罡墙是防御逃命的招式,而斩风诀是攻击招式,学了这两招之后,可攻可守,自己就不再是刀俎上的鱼肉了。
开始修习斩风诀,这是一种配合兵刃的武诀,将真气灌注于兵刃上,凌厉斩开,逼出真气化为剑气袭杀前方的目标。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非常的难,叶扬用了整整10天才做到将真气逼出兵刃,凝出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