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张天河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张天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深夜,房外传来护院家丁的大喝声:“那小子,哪里走?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就藏在这里!”
叶扬咯噔一下醒来,警觉的睁开眼睛,体内火神力运转,感知力犹如蛛网般的延伸出去,隐约能感应到一股颇为强大的力量稍纵即逝!
果然,有来人!
翻身下床,叶扬闪电般的穿上衣物,伸手抓起了床头自己打造而成的铁剑,推门而出,只见几个家丁拎着朴刀、打着灯笼,恭敬道:“少爷,可曾看到一名黑衣少年?”
叶扬皱了皱眉头:“没有。”
“哦,那就不打扰少爷休息了!”
几个家丁护院随即到别处搜寻去了,叶扬则没了睡意,刚才隐约感觉到那股力量消失在大堂的后方,那是祠堂的方向,莫非,祠堂那边有动静?
提着利刃,叶扬好似翩翩落叶般的掠过墙头,几个起落之后已经来到了祠堂前方,显然,修炼了火神力之后,叶扬的修为大为增长,飞掠的速度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刷!”
人影一闪而过,没入祠堂中。
叶扬当即低喝一声:“谁,站在!”
那黑影那肯站住,直直的飞身奔入祠堂。
就在叶扬掠进祠堂的那一刻,黑影蓦然转身,轰然打出了一拳,只见血红色的光晕笼罩着他的拳头,一股强劲气息几乎压得叶扬透不过气来!
“嘭!”
一击重拳未能轰中叶扬,却打到一半就被震荡了回去,叶扬身前一道炽烈火焰罡墙已然凝成。
黑衣少年一愣:“吓?好快的罡墙!”
这蒙面黑衣少年一击不中,马上鼓荡全身的真气,双臂张开,他的身体犹如山脉般壮硕,虎背熊腰,一道道淡蓝色的真气快速汇聚在双拳之上,这人暴吼一声:“小子,看我这一招又如何?!”
“喝!刑天三怒!”
电光火石间,黑衣少年连续三拳,一拳比一拳凶猛霸道,每一拳都带动着血红色的能量,一股绝强的气息在祠堂里激荡开来!
叶扬单手张开,火神力蕴含在双拳之上,迎面同样飞速轰出了三拳!
“嘭嘭嘭!”
二人铁拳相对,碰撞声沉闷如雷,黑衣少年游刃有余,毫发无损,反倒是叶扬被巨力震得跌飞了出去!
“轰!”
猛然撞击在祠堂神像上,将那石刻神像撞得支离破碎,叶扬狼狈不堪的从神像废墟中站了起来。
黑衣少年直直走来,厉喝道:“叶家的废物少爷,没想到你还有点斤两,哼,不过,你差得太远了,让我送你一程吧!”
“喝!”
这黑衣少年正面又是一拳袭来。
叶扬却笑了,月色下,一张俊气的笑脸无比迷人,任谁也想不到这少年就是叶家那不学无术的少爷叶霸天。
“嘭!”
叶扬猛然一矮身,将蕴满火神力的一拳重重的印在了对方的腹部,他已经看清楚了,这个黑衣少年的力道强猛,不过速度显然慢了许多,只要以快打快不硬碰硬,胜算肯定不会太低的。
“噗……”
黑衣少年冷不防吃了一闷拳,整个人跌倒在地,抬起头的时候,一柄泛着寒光的利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叶扬伸手摘去对方的面罩,发现这是一个容貌粗犷的少年,大约20岁上下的样子,剑眉虎目,眼中带着愤恨与不甘,狠狠的瞪着叶扬。
“你是谁?”叶扬问。
“张天河,良城人,如何?!”张天河非常坦然。
叶扬点头:“你来叶家,干什么?”
“拿一件神兵!”
“神兵?”
叶扬忍不住发笑:“你不会是说,战斧耀阳吧?”
张天河一愣:“原来你都知道了!”
“你要耀阳干什么?”叶扬冷冷道:“快说!”
张天河目光充满了愤怒,压抑着情绪,近乎嘶吼的说道:“杀人!”
“杀什么人?”
叶扬有些诧异,这少年赖偷神器耀阳,仅仅是为了杀人?这么说,要杀的人肯定是跟他有血海深仇了。
张天河沉声喝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我不是你的对手,要杀便杀吧!”
“刷!”
风声响,叶扬收回了利剑,道:“我只问你,杀什么人?”
张天河讶然,道:“良城七霸。”
“哦,良城七霸?”
“是的!”张天河咬牙切齿,一双眼睛简直要喷火,低声道:“这七个歹人为祸一方,就在前两日,竟血洗了徐家镇王氏,杀死一十七人,王家女儿十七芳龄,就这么被七霸给糟蹋了!”
叶扬听得怒气上涌:“没有王法了吗?”
张天河冷笑:“王法?秦帝暴虐,早逼得大泽乡人纷纷造反,旧时七国一一重建,中原已经陷入一片战乱,哪儿还有什么王法?”
叶扬终于算是听明白了,便走上前,扶起张天河,笑道:“原来是一场误会,这么说,你来借耀阳,只是为了教训良城七霸?”
“没错!”
张天河握紧铁拳,字字铿锵道:“天道不复,天下大乱,百姓罹难,上苍漠视人界,我张天河便立志替天行道,荡尽这世间的不平之事!可惜,我与良城七霸中的三人交过手,他们七人均是大地二级的武者,非常强大,我根本不是对手!”
叶扬沉吟一声,道:“其实,战斧耀阳并不能用于实战……这样吧,我与你明天同行,去教训那良城七霸,如何?”
张天河重重点头:“希望你不会失信,我明日清晨来寻你!”
“绝不食言!”
张天河抱拳拜谢而去,纵身没入夜色之中。
叶扬看着对方的背影,心想这就是年少的游侠吧,整日里打抱不平、喝酒交友,这种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
返身来到祠堂,掌灯观看神像的残骸,已经破得无法修复了。
叶扬摇摇头,又惹麻烦了,也不知道老爹会不会责怪。
正要离去,忽地,一道微弱的暗红色光芒在神像残骸中一闪即逝,叶扬大惊,已然感应到那神像里似乎有一丝几乎无法发现的力量。
急忙举着蜡烛寻觅,却在神像断裂的肢体中发现了一截卷轴,制作材料不明,却相当之坚韧,石头断了,卷轴尚且无恙。
卷轴之上,浮动着一行行密密麻麻的篆体小字,叶扬曾经研究过古文,读起来并不费力,只见卷轴的前端写着端然四个大字——火神残卷!
“火神残卷?”
叶扬暗暗惊喜,这似乎是与火神决一般的存在,而且,看起来应该更加强大!
翻开火神残卷,仿佛上古文字般的深奥难懂,叶扬通晓火神决,对这个火神残卷却只能读懂个皮毛,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这火神残卷里的武诀心法,似乎比火神决要更为上乘了许多!
这样,就有两个选择摆在叶扬面前了,是继续修炼火神决,还是修炼这神秘的火神残卷呢?
想了好久,叶扬打定主意,剑走偏锋,暗暗修炼火神残卷!
毕竟,火神决不是什么稀世之宝,整个火神氏族的千万子弟都可以修炼,而火神残卷,恐怕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叶扬一个人拥有了。
揣着残卷回到房间,开始依照着卷轴上的记载心法,火神力在体内反复流转,每一周天之后均舒爽不已。
第二日,叶扬依旧坐在床铺上,却发现自己的火神力更加精纯了,整个人精神奕奕,似乎,火神残卷已经体现出一些效果!
……
“少爷!少爷!”
一名侍女在门外轻唤着:“少爷,起床了,大门外,有个叫做张天河的汉子说来找少爷您!”
叶扬道:“知道了,你且下去!”
“是,少爷!”
叶扬起身,来到外围,大声道:“招财、进宝何在?”
“刷刷!”
人影飞梭,两个狗奴才出现在叶扬面前,讪笑道:“少爷,有何吩咐?”
“去后园里取一只粪桶,灌满粪汁,带一只粪勺,随我去街上走一圈!”
“啊?少爷,你要这些何用?”
“少废话,快去准备!”
“是!”
不久之后,两个家仆担着一粪桶的臭水走了出来,叶扬大步流星来到府门外,果然,张天河已经一身黑色劲装在外等候了。
“走吧,我们去寻那良城七霸的晦气!”
叶扬身负昊天剑,手提铁剑,与张天河并肩走在良城的大街之上,身后跟着两个家仆以及臭不可闻的粪桶。
张天河不知道叶扬想干什么,便没有说什么。
路人纷纷指手画脚——
“叶家的那个大少爷又要作威作福啦!”
“是啊!这个不学无术的东西又出来了,这次不知道哪家的姑娘又要遭殃了!”
“这种废物,早该下地狱了!”
“是啊,火神氏族的耻辱,家族的败类!”
……
路人的言语尽数被叶扬听去,他皱了皱眉,心中有些抑郁,这个叶霸天在自己占据身体之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啊?看起来,想要为这身皮囊洗白,真要花上不少功夫了。
走到一个猪肉摊前,张天河忽然止步,道:“子羽,等等!”
“怎么?”
张天河伸手一指猪肉铺,道:“这里的屠夫与手下两个打手正是良城七霸中的三人,通灵蛇王武、马面兽张允、不死金刚秦牛三个人,为祸乡里,传说他们的猪肉里是七分猪肉、三分人肉,可见百姓对其如何之恨!”
叶扬点头,迈步上前,铿一声拔出了精钢铁剑,大声道:“王屠夫,出来!”
顿时,那小厮吓得脸色泛白,屋里飞速掠出三人,身手了得,三个人每人胸前衣物上印着两颗金星,那是二级武者的证明!
在良城,二级武者就已经是让人尊敬的存在,三级武者差不多就是教头级别的高手了,而这良城七霸就是仗着一身横练功夫为祸乡里,无人敢问。
为首一人,精瘦的汉子,步伐稳健,显然轻功不错,走上前对叶扬打着哈哈说道:“哟,这不是叶家大少爷吗?怎么,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我这个小小肉铺什么事?”
叶扬淡淡一笑,忽地沉声道:“泼!”
身后,招财、进宝两个奴才动作敏捷,每人一瓢粪汁破了出去!
王武大惊,正要躲避,却冷不防一股罡风在身后包裹住自己,整个人竟动弹不得,那正是叶扬的罡墙!
“噗!”
粪汁落下的那刻,叶扬撤去了罡墙,王武这个二级武者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竟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做得出来!
一瞬间,王武大怒,操起了杀猪刀便飞身扑来,大喝道:“叶霸天,你找死!”
叶扬露出一抹笑意,张手大喝一声:“罡墙!”
“嗡!”
厚重的罡气凝出,王武飞蛾扑火的撞了上去,整个人被震得口吐鲜血跌飞出去,惨不忍睹了。
张天河大惊,万万没有想到昨晚这个跟自己半斤八两的小子竟能一招就重创二级强者!
其实,叶扬自己也没有想到,默运真气,发现体内的火神力汹涌澎湃,这份修为恐怕普通人十年也未必能修炼得来。
另外两个人,张允、秦牛也愣住了。
“泼!”
叶扬继续下令,伴随着两瓢粪汁的落下,那两人也是一身臭气了。
张天河乐了:“子羽,真有你的!”
叶扬轻笑:“在我的家乡,报复的最佳手段就是拎着一桶粪水上街,看谁不爽就给他来一瓢!”
“哈哈,果然非常舒爽!”
张天河虎跃上前,轰轰的打出了三拳!
“刑天三怒!”
虎虎生风,那张允当即倒地不起,胸前的皮护具被轰成了碎片!
张天河激怒不已,一记强猛的回旋踢,另一个二级高手秦牛被震得连连后退,这个人的体表浮动着一层金色光芒,发出低微响声!
张天河一愣:“哼,土系罡气护体?去死啊!”
迅猛第二击,张天河的实力已经初入大地三级,对付不了三个二级强者,但是单独打一名二级高手却是绰绰有余的。
沉声抓住秦牛的脖子,张天河大喝一声!
“咔嚓!”
那壮硕如牛的汉子就这么被扭断脖颈,当场身亡,周围的百姓看得目瞪口呆,半晌之后,爆出一片喝彩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