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秦方
章节列表
第七章 秦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门内,三名大汉分别手持战斧、长枪、大刀冲了出来,终于,李彪被杀,良城七霸最后剩余的三个人忍不住动手了。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杀死眼前的美丽少女。
比起活命,少女的绝色就次要多了。
“呵……”
云小溪不经意的微笑,收起了长弓,忽地右手中幻化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下一刻,她的美丽娇躯已经化为一道残影,带着凛冽的能量飘然掠出,几个起落间,轻盈的飘落在坊间的牌坊上。
“噗噗噗……”
三声闷响,良城七霸仅存的三人相继倒地,脖子上一道清晰的血痕,那少女出手实在太快,实力完全凌驾于众人之上。
叶扬缓缓站了起来,扶起张天河,发现这个耿直少年的伤势并不是太重,只是肋骨断了树根,一时间爬不起来。
面对着云小溪如此绝强的实力,叶扬与张天河心里都在暗暗惊叹,云小溪看起来与自己一般年纪,却已经强得太多了!
……
赤狼葛林,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里起初是愤恨,随后是惊骇,再之后就变成了狡诈,他猛然抱拳,对云小溪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清幽门弟子!江湖传说中,清幽门是大陆第一门派,这良城七霸着实可恶,杀了他们是为民除害!我这厢还有点事情要忙,云小溪,我们江湖再会!”
说着,葛林转身就要脚底抹油。
谁曾想,云小溪轻声笑道:“你跑得再快,能快得过我的追云弓吗?”
“这……”葛林一脸惊骇,强作镇定,淡然道:“云小溪姑娘,我们之前并无冤仇,你何必射我?你这次任务不是袭杀良城七霸吗?”
云小溪左手握着长弓,右手拨弄着发丝,笑吟吟道:“没错,这一次的任务是杀死良城七霸,但是一个月前我的任务却是杀死赤狼葛林,因为你一直隐藏行踪,害我没能完成任务,还挨了师父一顿骂,哼,你觉得我今天会放过你吗?”
葛林大惊:“我赤狼向来行事光明磊落,清幽门为何要杀我?”
云小溪伸出右手,竖起一根食指:“其一,7年前,你奸污沛县亥任之妻,杀死亥任全家,夺走了玄阶中乘的武诀——烈火掌法。”
她接着竖起第二根手指:“其二,5年前,你杀死幽州行商,抢夺价值三千两银子的货物。”
云小溪竖起了第三根手指,沉吟一声,却笑了:“唔,第三件暂时忘了,不过前两件已经足够你死上十次了!”
葛林勃然大怒,忽地催谷全身真气,一道道火焰笼罩在身周,整个人瞬间变得狰狞之极,他看着云小溪,冷冷道:“小丫头,老子出道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今天,老子不会怜香惜玉,宰了你,清幽门也怪不得我!”
云小溪轻哼一声,脸蛋上飞起了傲然之色:“尽管放马过来!”
赤狼葛林几乎发狂了,他也知道,必须一击拿下,否则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少女的对手,所以他将真气催谷至巅峰状态,全力一击的打出了一张!
“洪!”
烈火凝成了一个巨大的掌印,狠狠的拍向了云小溪。
叶扬、张天河看得捏了一把汗,一旦云小溪挂了,他们两个肯定也难逃葛林的毒手!
面对着葛林全力一击,云小溪一双美眸中平静无比,张开雪白的五指,一股绝强的气劲鼓荡开来!
“轰!”
让人不敢置信的,赤狼全力一击的烈火掌,居然被云小溪轻描淡写的一手拍散了!
“这……这不可能!”
赤狼葛林紧握双拳,发出声嘶力竭的大喝,整个人虎跃扑向了云小溪,气势磅礴的发动了第二击。
云小溪闭上眼睛,下一刻,一双美眸猛然睁开!
赤狼动弹不得,完全受制于人!
威压!
这少女居然使用了传说中的威压,那是至少大地7级的强者才能衍生出来的气场攻击!
寒光掠过,赤狼沉重的身体扑通一声落地,头颅已经被少女提在手中。
云小溪淡淡的向叶扬投来一道目光,随即转身,衣袂飘飞,整个人恍若幻影,飘然消失在竹林之中!
……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招财和进宝两个家丁终于醒悟过来,飞奔到叶扬身边表示了关切。
叶扬摇摇头,将张天河背了起来,步履蹒跚的回家。
夜晚,叶家大堂里。
叶南天正襟危坐,叶北池欠身道:“大哥,良城七霸,死了。”
“死了?”叶南天微微惊愕。
“嗯,李彪虽然已经进阶大地三级,不过还是死了,这件事情,子羽和他的一个朋友也参与了,受了点伤,子羽甚至还与赤狼葛林交手!”
“什么?子羽这小子,竟敢去挑战赤狼?”叶南天猛然站了起来。
叶北池微微一笑:“无需担忧,他不是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吗?”
“赤狼放过了子羽?”
“不,赤狼死了。”
“什么,赤狼怎么死的?”叶南天惊骇无比:“以他的实力,整个良城能杀死他的人不超过五个!”
叶北池点头:“没错,但是赤狼还是死了,杀死他的,是一个年龄不超过20的美丽少女,云小溪!”
“云小溪?”
叶南天深吸了口气:“她,就是传说中的清幽门的天才少女,云小溪?”
“是的!”
“看来,良城必有大事要发生!对了,子羽的炼器进阶如何?”
“哈哈,子羽天资聪颖,进阶神速,估计应该不会超过半年,他就能自行打造出九品兵刃了!”
“哈,子羽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叶南天哈哈大笑。
……
偏房,张天河安静的躺在床上,自行运功疗伤。
隔壁的房间,叶扬盘膝坐在床上,一次一次的默运火神残卷武诀,周身火光转动,整个人显得无比安详、宁静、从容。
感知力一直延伸出去,叶扬几乎能感应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张天河的运功呼吸、偏房两名侍妾的闺房密语,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忽地,当感知力延伸到祠堂后院的时候,叶扬猛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抵御着自己的感知!
难道是……神器战斧耀阳?
不太可能,耀阳的属性与叶扬已经契合得非常自然,不应该会抵触他!
那么还有什么?
来到门外,夜色宁静。
叶扬提剑走到祠堂后院,隐隐感应到一股微弱的力量正在跳动着,就像是心脏起搏一般,只不过这股力量要微弱多了。
暗暗称奇,祠堂后方是一片林地,稀稀拉拉立着石碑,那是叶家祖墓。
隐约中,一处闪烁着淡淡火焰,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叶扬的心底呼唤着:“年轻人,来吧!”
一个激灵,叶扬皱了皱眉,这感觉太真实了!
取出一柄铁铲,叶扬在地面上挖掘起来,运用火神真气,倒也不觉得累,挖掘的速度非常之快,不到半个小时,五米深的大坑便已经形成了。
叶扬一边挖着,一边揶揄着,刚穿越过来没几天就挖了自家祖坟,自己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肖子孙啊!
“叮!”
一声清响,铁铲碰到了金属器具!
叶扬急忙沉身,伸手一拂,泥土分开,依稀可见那是一条青色神龙的图案,再挖掘几尺,这东西的真面目出现了,赫然是一只大约一米高的大鼎,或许,说是炉子更加合适,鼎身上浮动着8条栩栩如生的青色神龙,仿佛活物,隐隐有龙吟之声。
“挖到宝贝了!”
这是叶扬的第一印象,只见鼎炉上方的盖子正在微微颤抖着,上面还有五张黄色的皮纸,上面写着晦涩难懂的上古符文,似乎是甲骨文的样子,这好像是一个封印条,鼎炉里,到底被封印了什么?
叶扬毫不犹豫的伸手,“刷”一下揭掉了所有的封条!
“哗!”
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升起,鼎炉的盖子掀开,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从鼎炉中飞了出来,漂浮在半空中,神态安详的看着叶扬。
“啊?!”
叶扬吓得猛然后退几步,还真是有东西被封印住了啊!
“孩子,别怕!”
老者微微笑道:“告诉我,这是什么年代?”
叶扬咽了咽唾沫,道:“秦朝!”
“哦?”老者沉吟一声,问:“距离青帝伏羲年代,多久了?”
叶扬震撼半晌,喃喃道:“大……大约7000多年后……”
“哦,没想到,已经过去了那么许多年……”老者轻叹一口气,道:“孩子,你不需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也无法伤害你,我只是一个灵魂体而已。”
叶扬点点头,心底还是发寒,灵魂体,那就是鬼魂的存在咯?
似乎看透了叶扬的心思,老者轻捋胡须,笑道:“孩子,不瞒你说,我在7000多年前就已经被封印在鼎中,至于我的身份,呵呵,我曾经大陆上最优秀的匠师,青帝伏羲座下,秦方就是我的名字!”
“秦方?”叶扬狐疑,问道:“是谁把你封印在鼎中?”
“唉……”
老者叹了口气:“那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倒是你,孩子,你怎么会知道我深藏在地底?”
叶扬道:“我感应到这里存在一丝灵觉!”
“哦?”
秦方惊愕不已,道:“除非你是天辰级别的强者,否则不可能感应到神龙鼎内的灵觉!难道……你是火神传人?不对,火神决早就被窜改,不太可能……”
叶扬错愕:“火神传人?火神决被窜改?”
秦方点头,道:“没错,我乃火神氏族的始创者,在数千年前,一场神人大战之后,火神决威力太过于强大,故被青帝修改,之后威力大减,一代代衍生成为现今的火神决,但是最初的火神真诀,却可以感应到我的灵魂存在!”
“哈哈,孩子,说起来,我应该是你的祖先吧!”
叶扬一愣,心道那火神残卷,莫非就是秦方口中的火神真诀?这么说,一切都可以解释了,自己修炼了火神残卷,火神力变得奇异而更具威力,并且能感应到秦方的灵觉!
从怀里掏出了火神残卷,叶扬道:“秦方爷爷,那个火神真诀,是这个吗?”
秦方眼睛一亮,大声道:“孩子,你怎么会得到这个?在我的记忆里,火神残卷早就被焚毁了!”
“在祠堂的青石像里。”
“哦,原来如此,那一定是青帝神像,没有想到啊,青帝的神像居然已经沦落到这么一个破落的所在……”
秦方看了看周围,叶扬家的宅子在当地已经算是不错了,可在秦方眼里,却跟一堆粪土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