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甑轩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甑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什么地方?”叶扬望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星光黯淡,似乎只剩下魔女身上淡淡的血色光芒了,叶扬已经认命,很明显,自己实力不济,已经被人家挟持了!
神龙鼎内,毫无声息,秦方凝出实体与魔女一战之后灵魂力量损耗太多,早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飞掠过清水小河,转眼之间来到了一片石铺地面之上,前方一座高台巍峨而立,叶扬顿时大惊:“火神坛?!”
“哼,你总算认出来了?”魔女的语气不太友善,事实上,她一直就没有友善过。
烈风呼啸,魔女挟带叶扬来到了火神坛下方,悄无声息一扬手,那禁锢火龙窟的符文自行飘散,打开大门之后,叶扬便重游故地被带入了火龙窟。
浓烈的腥臭气息传来,魔女穿过了火龙窟,在火龙窟底部开启了一道机关,只见厚重铁门缓缓开启,这里面别有洞天,竟是一个颇为开阔的房间!
房间里布置得很是典雅,香气氤氲,罗纱帐,显然是女子的闺房模样,只不过让人惊愕的是,这房间里的墙壁上居然悬挂着一把把泛着光芒的兵器,战斧、长戟、刀剑均在其中,而且,以叶扬对兵刃的感应,这些兵器里最低的也至少有九品了,甚至有一把战斧居然达到了六品的层次,纵然是破炎也要逊色许多。
“啪!”
巨大力量包裹着叶扬,使其整个人狠狠的撞击在石头墙壁上,直撞得鼻腔流血,整个人狼狈不堪。
缓缓的爬起来,叶扬伸手握住了身后破炎剑的剑柄,准备反抗了。
魔女笑吟吟的看着他,甚至伸出食指勾了勾,挑衅的笑道:“小子,有种就来啊,看姑奶奶怎么教训你!”
叶扬深吸了口气,松开了剑柄,根本就没有必要动手,自己与对方实力差距不是一点点,别说是七品的破炎了,就算是三品的耀阳战斧在手中,自己一样奈何不了对方。
经历了一番争斗之后,叶扬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整个人倒也轻松了下来,直直的看着魔女,淡淡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我?”
魔女伸出食指指着自己,忽地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峰峦,在轻纱的包裹下呼之欲出,伴随着主人的笑声,颤巍巍的抖动着,长势非常喜人。
“哼!”魔女轻哼一声,停止了大笑,说道:“我是谁?就算说了,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也不知道!”
“哦,你且说说看!”叶扬继续保持着冷静。
魔女轻蔑的看着叶扬,道:“好吧,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这大地之上哪个势力最可怕吗?”
叶扬一愣,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他只是停留在火神氏族和良城而已,再往外,就一无所知了。
看着叶扬茫然的样子,魔女冷笑道:“连这个都不知道,你果然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
魔女轻叹一声,望向四周,道:“三千年了,我就只能躲在这里无聊的鬼地方,从来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没有想到……”
叶扬浑身一颤,感觉到魔女不怀好意的目光。
“嘻,你杀掉了火蛟,这样我就更加寂寞了,所以你要替代火蛟,在这火龙窟里陪我,如何?否则杀了你!”
魔女字字铿锵,根本不容置疑,看着叶扬,又说了句:“刚才的那个老头确实很厉害,不过,他是灵魂体,根本不能持久战,所以,你没有选择的机会。”
叶扬看了看四周,平静道:“陪你?陪你干什么?”
魔女吃吃笑,旋即飘然坐在了床边,笑道:“你以为呢?哼,当然不是让你陪我逍遥快活,你在我这里,只是一件工具,让我试炼秘术的工具而已!”
“什么?”
叶扬大惊,连连后退,“铿”的一声已经拔出了破炎,浑身飞起了一道道红艳艳的光芒,正是大地五级强者的实力象征。
魔女一阵娇笑,忽地双眸圆睁,无边气势覆盖过去,叶扬居然全身无法动弹!
“该死,又是这威压力量?!”
叶扬叫苦不迭,当初斩杀良城七霸时遇到的少女云小溪使用威压时就让人惊叹不绝,而眼前这个魔女的威压就更加要命了。
看着叶扬抵死反抗的样子,魔女笑意更浓,飘然在叶扬身前落定,伸出雪白五指扣在了叶扬的脖子间,冷笑道:“愿意与我合作的话,就点头,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叶扬圆睁着双眼,只觉得一股冰寒之力涌入身体,几乎将他冰封了一般,这魔女的力量太诡异了!
声音变得嘶哑,叶扬低声问:“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魔女轻笑:“第一,要听我的话,第二,不能抱怨,第三,不能怀恨在心,第三,伺候我的三餐,第四,不准将你所见的一切透露给任何人,如何,同意的话最好,否则必须死!”
叶扬盯着魔女,冷笑:“这么多无理取闹的要求,既然如此,我只好答应了!”
“……”
魔女一愣,随即一阵娇笑:“好,你小子果然够聪明,识时务者为俊杰!”
……
魔女松开手,收回威压力量的时候,叶扬如临大赦,整个人身体一松,缓缓的坐在墙角边。
眼前光芒旋转,魔女那丰腴动人、凹凸曲致的身体再次出现在床底边缘,翘起一条腿,懒洋洋的看着叶扬。
叶扬暗暗叫苦,心道这女人一定上天降下来的魔鬼,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到底是谁?”叶扬问。
魔女笑着说道:“听好了小子,我叫甑轩,三千年前曾是修罗殿传人,后来离开了修罗殿,一直躲在这个火龙窟底层修炼魂术。”
“甑轩?”叶扬念叨了一句。
“你似乎有心思?”魔女盯着叶扬。
叶扬点头:“没错,叶北池叔叔生死不明,我居然就被你拦劫到了这里……”
“哦,是叶北池啊?那个铸兵大师……嘻嘻,火神氏族真是败落了,那种末流角色都称得上大师了!”甑轩嘴角轻扬,带着浓浓的不屑。
叶扬并未争辩,眼前这个女人深不可测,事实上,以叶北池的修为在她面前确实犹如大海一粟,根本就微不足道。
魔女甑轩含笑看着叶扬,意味深长的笑道:“小子,别痴心妄想了,我是不可能放你出去挽救叶家的,你要知道,我在三千年前,本就是彭家的人……”
“什么?!”
叶扬眼睛圆睁,看着眼前这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心中满是绝望,如果这么一个星空强者帮助彭家,那么叶家一定会被连根拔起,一点悬念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