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鞭挞我吧,轩姐!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鞭挞我吧,轩姐!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深夜,叶府。
叶南天一脸焦急,在堂上踱来踱去。
“老爷,老爷!”
一名家丁手持火把冲了进来。
“快说,有消息了吗?”叶南天飞扑上前,急切问道。
家丁点头:“我们在竹林边找到了叶北池二爷,他受了重伤,不过,叶扬少爷至今还是不见踪影!”
“北池他在哪儿?!”
“抬回来了,就到!”
一阵嘈杂人声之后,奄奄一息的叶北池被数名护院扶进了叶府,胸前骇人的两个血洞,显然是被高手所创,脑袋耷拉着,双目无神,体内的火神力早已经散去了十之七八!
叶南天一脸冷峻,命令护院将叶北池扶进偏房,他站在床边,一脸杀意,双掌张开,大量火神力贯注进叶北池的身体,使其恢复一丝的生命能力。
“快请城中医生,快!”
“是,老爷!”
……
半晌之后,叶北池已然包扎完毕,不过双目依旧一片死色,靠在床边,淡淡道:“兄长,神兵岩斩刀被盗了……”
叶南天点头,沉声道:“我知道!”
“那……那可是我一辈子的心血啊!”叶北池声泪俱下,紧握铁拳,近乎咆哮的大喝道:“那两个混蛋,我认得他们的身手,就是武风坊的双煞,没想到,彭家终于对我们动手了,真没想到!”
叶南天冷笑:“彭风的野心你我早就知晓,这一天迟早会来,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胆量那么大,劫掠官府指认的炼坊,这种罪责他们居然也敢承担!”
叶北池深吸了口气,道:“他们未必会承担这个罪责……”
“你是说……杀人灭口?”
“嗯!”
叶南天点点头,道:“早在三年前,彭风就已经把武风坊交给了少年天才彭程来打理,彭程的野心丝毫不逊于彭风,他早就想在武风坊里开设彭家炼坊了,这次,他们夺走了我们叶家炼坊的镇坊之宝岩斩刀,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
叶北池眼中射出一道精光:“兄长,你是说,彭程那个臭小子偷走了岩斩刀,只是为了给叶家炼坊施压,以达到开设彭家炼坊的目的?”
“嗯!”
叶南天拿起茶杯,尝了一口,顿觉苦涩,皱起眉头道:“炼坊是叶家的象征,一旦在良城中失去了炼坊,我们叶家在火神氏族中再无立足之地,这一点,北池你应该比我清楚的多了……”
叶北池颔首:“兄长,子羽人呢?后天就是家族新秀比武大会的日子,他是不是正在修炼?”
“子羽去找寻你的下落,尚未回来!”
“哦,他去哪儿了?”
“良城外,青峰山的方向。”
“这……”
正在这时,宋教头飞掠而至,大声禀告道:“老爷,二爷,不好了,刚刚传来消息,青峰山山脚下发生了大爆炸,数十里林地已经被夷为平地!”
“什么?!”
叶南天惊骇的站了起来:“到底什么情况?”
宋教头咽了咽唾沫,道:“一个时辰前,你们应该也感应到了,青峰山方向传来极强的力量波动,不出意外的话,一定有巅峰级强者在那里展开战斗,所以才会灾难波及,毁灭了青峰山十里丛林!”
叶北池骇然:“十里林地?这……这得多强的实力才能做到,莫非……莫非是传说中的星空强者?!”
叶南天面色极为难看:“良城到底发生了什么,近百年来,大陆之上的星空强者早就不再参与纷争,是什么让两个星空级强者降临良城?”
叶北池深吸了口气,道:“原本良城第一强者便是彭风,莫非……莫非是彭风这厮踏入了星空境界?”
“不,绝不会!”叶南天摇头:“刚才的两股力量波动,根本就不是彭风的气息,而且,彭风一旦踏入星空境界,以他的为人,怕是早就传来消息让我们火神八部前往恭贺了。”
说着,叶南天重新坐了下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倒是子羽,子羽他前往了青峰山方向,极有可能会被波及,他只不过大地五级的层次,一旦遭遇星空强者,根本就……唉!”
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叶南天猛然站了起来,道:“宋家头,立刻集中全府上下的人力,前往青峰山寻找少爷!”
“是!”
叶南天的身体微微颤抖,脸上神色阴晴不定,叶扬已经成了他唯一的希望寄托,一旦叶扬发生了意外,他完全无法承受。
“兄长,那后天的家族新秀比武大会?”叶北池问了一句。
叶南天叹息一声,道:“叶霜。”
“啊?叶霜他……他充其量只有大地一级的实力,如何能够上得?”
“没想到啊……”叶南天仰天长叹:“叶家一脉,曾出现过十多位火神战士,现如今,却已经沦落到这般的田地!”
……
翌日中午。
家丁护院们一一回复,均未找到叶扬的下落,只是在城外两个星空强者激战的泥土中找到了一块破损的玉珏,那正是叶扬的配饰!
捧着玉珏,叶南天伤心欲绝,老泪纵横,跪地仰天大呼:“老天,你这是要亡我叶家一脉吗?”
一侧,叶霜提着铁剑,怯生生的一句话没敢说。
众家丁噤若寒蝉,叶扬在火神坛三招击败天才少女彭月儿,这依稀成为叶家重新崛起的契机,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人生浮沉至此,只是一天,叶扬便已经在两大强者的对拼之中销声匿迹,就好像从这个世界被抹去一般。
叶北池扶着伤口走下床,轻拍叶南天的胳膊,道:“兄长不必过于悲伤,子羽他人聪明,兼之实力不俗,必能逢凶化吉,说不定只是受了点轻伤,当他自行疗伤完毕之后就会回府,你无需过于担忧……”
叶南天伏地不起,全身火神力氤氲,忽地站起身来,雷霆般仰天暴喝:“彭程,我的子羽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彭家一起陪葬!”
“兄长,你……”
叶北池惊愕不已,在他的记忆中,叶南天从未如此的愤怒过,整个人仿佛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般。
……
彭府。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彭月儿提着一柄铁剑,嗔声道:“爹,这把寒铁剑比我之前的明火剑要差远了,我只要明火剑嘛!”
彭风一袭长袍,捋须轻笑:“月儿不要任性,那把明火剑已经被毁,我到哪儿给你找一把明火剑去?”
“哼,都是叶扬那个臭小子!”彭月儿一双美目中满是恼怒,道:“若不是他,我就不会落败,明火剑也不会被毁了!”
彭风眼中精光一闪,笑道:“月儿,你如此焦急想要得到一把新的兵刃,是否意在明天的家族新秀比武大会?”
彭月儿娇嗔:“什么都瞒不过爹您啊!”
“哈哈!”
彭风笑着说道:“我这就着人去青雷拍卖行,给你重新寻一把九品兵刃,如何?”
“好!”
“月儿,你对家族新秀比武大会,可有信心?”彭风问了一句。
“当然!”彭月儿握着手中的铁剑,猛烈贯注火神力,瞬息间,那铁剑已经被熔化了,彭月儿周身的能量更是充满了浅浅的橙色。
她微微得意的说道:“爹,两个月内连续突破了三级,女儿算不算是火神家族中的第一天才?”
彭风点头,却又摇头,道:“你是在天品药物与高阶魔兽内核的帮助下得以快速提升到大地六级,若是严格说起来,近千年来,家族第一天才非彭程莫属,此子15岁踏入大地境界,修炼五年,已经突破了大地六级,现如今,哼,我认为彭程已经突破大地七级了!”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彭月儿满脸的不敢置信。
彭风笑道:“彭程拥有不世出的天分与悟性,唉,他若是我的儿子,那就好了……”
彭月儿冷笑:“照爹你这么说,彭程很有机会突破大地境界,达到传说中的星空境界咯?”
彭风点头,脸色冷峻:“没错,彭程在二十年内,必然踏入大地境界!”
“这……”
彭月儿酥胸起伏,颇为不服气,道:“我就不信,哼,明天的比武大会第一,我志在必得,就算他彭程也参加了,我一样不放在眼里!”
“呵呵。”
彭风笑而不语。
……
整个良城陷入恐慌之中,星空级强者的出现,无异于巨石落水,掀起无数波澜。
近百年来,星空强者便很少出现在人们眼前,在这个战争年代里,星空强者是一把致命武器!
传说,大秦帝国一一挫败六国,便是拥有帝国武神之称的王翦率领麾下四名星空强者,征伐燕赵,屠杀魏国都城,将六国国君笼络麾下的大地八级强者,乃至大地九级强者一一抹杀,这才快速的完成了天下一统。
由此可见,星空级强者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而在帝国统一大陆之后,星空强者们一一退隐,有的传说是隐于山林闲云野鹤去了,有的传说是飞升成神了,总之,这些星空强者早已经是一段传说了,那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如今,良城外出现了两大星空级强者激战的痕迹,这完全就像是神迹一般,以至于连城主庞静也坐立不安,城中兵马调集频繁,仿佛在迎接一场末日大战一般。
……
当然,这不是良城百姓的末日,却是可怜的某人的末日。
火龙窟。
“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哀嚎,叶扬跌撞在墙壁之上,身上的衣服被烧得千疮百孔,胸前氤氲着乾坤盾的残影,但是这玄妙的武诀却不是一时三刻能够掌握的,叶扬只是知晓皮毛,堪堪用来保命而已。
“不错嘛,现在已经能连续接住我三次魂火球了!不错不错~~”
床边,风韵绰约的甑轩笑倚床栏,对着叶扬赞不绝口,同时单手一扬,灵魂治愈的能量沁入叶扬体内,快速修复受损组织。
“中午了,我倒是有点饿了,吃点什么呢?”
甑轩看着叶扬,道:“小子,叫一声姐姐……”
叶扬狼狈不堪的站起身:“甑轩姐姐!”
“好!”
甑轩似乎很享受这种称呼,闭上一双美目,胸前的峰峦微微起伏,完全不在乎那些迤逦春光的外泄。
“叶扬,你可以出去了,半个时辰之内必须回来,知道吗?!”甑轩秀眉轻扬,警告道:“你要是敢不回来,我必定杀进叶家,把叶府上下,老少妇孺、家丁草鸡杀个一干二净,你明白了吗?”
叶扬点头,同时揉了揉胳膊上的淤青,道:“甑轩姐姐,你下次动手,其实完全可以再轻点……”
甑轩不由一阵娇笑,走上前,拍着叶扬的肩膀,道:“尝到了我魂火球的厉害了吧?哼哼,唯有毫无保留的攻击,才能让你快速成长起来,秦老鬼,你说对不对?”
乾坤袋中,秦方的声音传来:“嗯,只要你不杀叶扬,便可以了。”
“HOHOHO~~”
甑轩仰着白皙的脖颈,发出了彪悍的女王三截笑。
当然,在叶扬眼中,这个女魔头就是一个女王,一个拥有星空级强悍实力的女王,左手皮鞭,右手蜡烛,对着自己乱轰噬魂枪、魂火球等高阶武诀,一边甜美的笑着问道:“爽不爽?爽不爽?”
叶扬自认为自己是年轻俊杰,所以要识时务,舞动乾坤袋誓死抵抗,一边大吼着:“蹂躏我吧,甑轩姐姐!”
不过,只是一夜的历练,叶扬的实力确实提升得极快,一个武者,与平庸的对手对决,那么他注定一辈子都会平庸,但是换成与一个远胜于自己的高手对决,那么这名武者只要不死,迟早一天也能达到对方的境界!
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叶扬深深明白,所以他反倒是不太恨眼前这个近乎变态的3000岁的嫩女,因为这样可以让他快速变强,而在这里充满暴戾与纷争的世界里,他叶扬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变强!
甑轩运用意念攻击打开了火龙窟的大门,叶扬飞梭而出,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回一趟叶府报平安!
当然,更重要的事情是带一些酒食回去,这是甑轩交代的事情,据说之前甑轩都是夜间去酒馆里偷食,如今有了叶扬这个仆从,自然就不用亲自动手了。
火神坛四周无人,只有几个修为不到的家丁。
叶扬施展身法,整个人化为一道灰色残影掠过,毕竟大地五级的水准在良城已经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晃过这些小角色的耳目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没敢从城中招摇,叶扬穿过密林,从叶府的后院树林返回府中。
“啊!”
一名侍女看到叶扬浑身破烂的样子,顿时惊叫起来。
叶扬电射而至,张手捂住侍女的嘴巴,低声道:“不要叫,去拿几套新衣过来!”
侍女点点头,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惊喜,低声笑道:“子羽少爷,原来你没有事啊,老爷以为你已经在城南的青峰山林地被杀了呢!”
“嗯,快去拿衣服!”
“哦!”
不久之后,叶扬换上一身崭新的黑色劲装,修为精进之后,整个人俊逸无比,看得那侍女险些呆了。
来到大厅,叶南天正在饮茶,当看到叶扬身影的时候,他忽地站了起来,大惊道:“子羽……你,你终于回来了,原来你没事!”
叶扬点头:“嗯,我很好!不过,半个时辰之内,我要离开,爹你不需要挂念我,我不久之后就会回来的!”
“哦?”
对叶扬的修炼,叶南天向来并不过问,便随他了。
叶扬飞速来到府中厨房,取了几坛好酒,一切腌制的牛羊肉拿了几十斤丢进乾坤袋,随即踏步出了大门,来到大街上,再次买了一些酒肉,眼看时间就快到了,必须返回火龙窟,否则甑轩那个可怕姐姐一旦出来大开杀戒,叶家很有被灭族的危险。
对于甑轩,叶扬心悸不已,打不过、说不过,那只能顺着人家的意思了。
……
旋风般的回到火龙窟,刚要敲门,发现那大门悄无声息的开了,甑轩一张美丽的脸蛋出现在眼前!
“呃,甑轩姐姐,你想干什么?”叶扬问。
甑轩点点头,轻笑:“我出去看看你怎么还没回来,要是再不回来,我只能亲自出去寻找食物了,顺便杀了你全家……”
“……”
回到火龙窟底部的密室,这次,叶扬终于有心思上下打量了一番,密室四周均有通风口,难以想象这深邃的地下是如何能够生活的,甑轩昼伏夜出,从未被阳光照射过,难怪生得如此唇红齿白。
只是,一个年龄达到3000岁的老女人却还是唇红齿白,这太诡异了!
甑轩捏着一小块牛肉,咬得跟矜持,忽地抬头瞥了叶扬一眼,道:“小子,你看什么?”
叶扬忍不住了,便问:“甑轩姐姐,你为什么能永葆青春?”
“呵呵,这不简单?”甑轩吃吃笑,伸手点了点叶扬的胸口,道:“若是有一天,你也修炼到了星空境界,那么你同样能够永生不老,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庚。”
“哦?这样的话,悠悠岁月数万年,岂不是天下全是不死的星空强者了?”叶扬颇为不解。
甑轩扬起嘴角,笑道:“没错,星空强者可以永生不老,可是,星空强者却依旧会被杀死,死后遁入三界轮回,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望着叶扬吃惊的样子,甑轩拍拍手掌,道:“好了,我们可以继续试验我的魂火球了,这次,我不再留力了,希望你的乾坤盾强一些,否则你会死得很快!”
……
“啪!”
叶扬狠狠的将手里的鸡骨头掷飞在地,淡淡道:“来吧!”
数分钟后。
“啊啊……”
凄厉的惨叫在火龙窟回荡起来,剧烈的爆炸声,女王的笑声,抽打皮鞭声,如血的魂火球光泽,乾坤盾耀眼的蓝色光芒交织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