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怒剑吼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怒剑吼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呼啸的火焰气旋环绕周身,此时此刻的叶扬恍若天神下凡一般,体内涌动的火神残卷真气至少比两天前的强度要提高一倍,似乎,甑轩那种近乎BT的训练方法确实非常有效,只是,这两天未免太过于难以回首了。
……
彭月儿一动不动,淡淡的看着叶扬,一双美丽的眸子里满是忿怒。
叶扬一样看着彭月儿,声音低沉有力道:“我知道,我们之间以前有过一些过节,可能叶霸天对不起你,但这并不是你蛮横的伤害他人的理由,叶霜分明已经败了,你却伤他一条手臂,一个女孩子,如何这般歹毒?”
彭月儿冷笑:“少说废话,准备受死吧!”
刹那间,这美丽少女的眼睛里满是杀气,显然已经打算好下杀手了。
“刷!”
彭月儿手中长剑包裹上一层浓浓的烈焰,火神力贯注,这九品长剑嗡嗡颤抖,险些就要承受不住浩荡的力量了。
叶扬剑锋直指对方,眼中尽是淡然之色。
“哼,受死吧!”
彭月儿忽地一声娇喝,整个人纵身跃起,娇躯悬于半空中,长剑竟幻化为无数火焰剑影无差别泻落!
看台上,叶南天大惊失色:“天啊,这是……烈炎剑雨?玄阶中乘的武诀,她怎么可能学会?”
烈炎剑雨,这种玄妙武诀要求一定的力量层次才能施展,一般只有大地六级的强者才有可能娴熟的掌握烈炎剑雨,这大面积杀伤的武诀霸道绝伦,如今在彭月儿这美丽少女的施展下,竟也如此的灼灼逼人!
周围,众火神氏族的成员看着台上的叶扬,顿时都捏了一把汗,不少人发出了惊呼,大声道:“叶家小子命危矣!”
然而,台上的叶扬一双眸子清澈无比,平静的看着空中的火焰剑雨不断泻落,单手一轮成圆,悄无声息间一道玄妙罡气舞动在头顶上方!
“嘭嘭嘭!”
比武台上发出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彭月儿在瞬间挥洒出数十道火焰剑气,轰得石板地面碎屑乱飞,强猛的罡气呼啸飞梭,烈焰灼热,烧得空气都仿佛要沸腾了一般!
火焰冲天而起,彭月儿飘然落地,而叶扬所在的位置则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哼,活该!”
彭月儿撇撇嘴,怒气冲冲的说道。
众人哗然,如此灼热的火神力,以叶扬的水准根本不可能存活下来,众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了,就连叶南天也站立了起来,一张胖脸上尽是死灰色。
然而,火焰散尽,比武台上,叶扬手持长剑,卓然立于场中心,气度翩翩的样子,完全不像是经历了高阶武诀烈炎剑雨洗礼过的样子!
彭月儿大惊,张大了嘴巴:“这……这怎么可能?”
叶扬眉头紧锁,暗暗捏了把汗,幸好这几天掌握了天阶武诀乾坤盾,刚才中招的刹那凝出乾坤盾护身,否则定然已经被灼热的火神力烧得灰飞烟灭了!
彭月儿震怒,飞起一剑,笔直劈来,毫无花俏,蕴满了火神力!
叶扬冷哼一声,左腿后滑一步,瞬息间拉开了阵仗,剑锋一摆,浩然火神残卷真气涌动剑锋中,“铿”的一声磕在了对方的利剑之上,只见火星四射,彭月儿被震得连连后退。
“你!你……怎么可能挡住我的攻击?”
彭月儿惊呆了,从小到大都是火神氏族的天才少女,修为更是在同辈的诸人之上,如今全力一剑居然会被叶扬这种“废物”轻描淡写的荡开,这如何能够容忍?
忽地紧咬红唇,彭月儿娇喝一声,催谷浑身力量,只见她周身的真气光泽由深红色渐渐的转化为橙色!
台下众人大惊,曹德更是大惊道:“天,大地六级!?这……还是那个彭月儿吗,果然,果然是天才!”
年纪如此年轻就已经踏入了大地六级的境界,这个消息已然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族人站立起来,一个个睁圆了眼睛,期待着这场新秀俊杰之间的对决!
比武台上,风起云涌。
彭月儿一脸杀意,周身涌起无数劲风,吹得裙带飘飞,两条修长的腿踩着小蛮靴,脚下火光转动,手中的长剑更是被烧得通红,恍若一柄烈火剑,火神力呼啸,灼热的气息逼得比武台边的侍卫忍不住的后退。
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惊诧,没有谁能想到一个美丽少女能有如斯强横的修为。
就连叶扬也不得不刮目相看了,彭月儿已经踏入了大地六级,实际上修为已经在他之上,只是因为叶扬修炼的并非火神决,而是火神残卷记载的玄妙法诀,衍生出的火神力却要精纯的多,兼备手中的七品破炎剑远胜于对方的武器,这才有一战的胜算。
“哗!”
橙色光芒升起,彭月儿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叶扬,要怪只能怪你招惹了本大小姐,有什么遗言,去跟阎王说吧!”
光芒大涨,彭月儿蓄势待发,整个人几乎都包裹在火神真气的光晕之中,长剑微微后摆,剑锋上的真气凝华成为一个橙色狮子头的能量形象,似乎又是一个极强的招数!
场边,终于一人坐不住了,彭风拍案而起,怒道:“月儿她居然使用怒剑吼?天啊,她的实力还不足以驾驭这一招,万一伤了自己怎么办?”
彭风不远处,秃家的家主一脸骇然,冷冷道:“疯了!全疯了,玄阶上乘武诀怒剑吼,必须要有大地七级的实力才能驾驭,这彭家大小姐难道真的就那么想置叶扬于死地吗?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场外,一片哗然,众人屏住了呼吸,那彭月儿蓄势一招,浑厚能量被压在剑锋之上,一旦这一剑杀出,天知道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破坏力,总之,那叶扬肯定是死路一条了!
不知不觉中,叶扬在众人眼中已经变成了死人,变成了彭家大小姐泄愤的牺牲品,微不足道的牺牲品。
彭月儿眼中满是得意,忽地厉喝一声:“死吧,你这废物!”
“轰!”
剑锋荡开,顿时一股强猛之气只冲向叶扬,空中回荡着野兽嘶吼之声,浩荡火神力凝成了一个狮子头的形象,凛冽气劲完全扑向了叶扬,整个剑招无比干净利落,仿佛冲击波一般的冲击而过!
“嘭!”
爆炸声响起,比武台后方的氏族庙宇瞬间崩塌,无数石料、木材被摧枯拉朽的化为了飞灰,这怒剑吼的能量太过于强横霸道!
场中寂静无声,众人屏住了呼吸,这等强悍的攻击力道,还是人类能造成的吗?
连雄伟庄严的庙宇也被一击摧毁,那么正面受到怒剑吼冲击的叶扬,还能有名吗?
众人目光转向比武台,却惊然发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曾几何时,那小子居然裂开地表,在深达三米的地下躲过了这一劫!
“啪!”
叶扬纵身跃起,飘然落在了彭月儿的身前,淡淡道了一句:“大小姐,你已经输了……”
“我!我怎么会输,你痴人说梦!”
彭月儿继续凝聚真气,却猛然脸色苍白,“噗嗤”吐出一口鲜血,体内的真气几乎已经被怒剑吼这一招吸干了,完全无法再运气。
满眼仇恨的看着叶扬,彭月儿道:“你杀了我吧!”
叶扬冷笑一声:“我不是你,杀人没有那么容易。”
“哼,那你想怎样?”
叶扬正要说话,却不想空中忽然回荡起一个浑厚的声音——
“月儿放心,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
这声音仿佛天神下凡一般,洪亮而字字铿锵,瞬息间,一道残影出现在台上,渐渐凝出真身,赫然是一个俊逸的青年的样子,手中提着一柄暗紫色的长刀,刀削般的脸庞满是坚毅,一双黑色的眸子充满了轻蔑,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叶扬。
彭程,火神氏族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比起彭月儿,彭程是真正的天才,年纪轻轻,修为便已经深不可测了,至少已经在彭月儿之上,被誉为火神氏族新一辈的第一高手!
对于彭程这个人,叶扬也早就有所耳闻,这个人不但是火神氏族的天才,同时也是帝国器重的人才,甚至还被皇帝召进宫,亲自敕封为:俊杰国士!
何谓国士,那便是立于顶尖的人才!
正因为彭程拥有“国士”的身份,所以在这良城颇具地位,就连城主庞静也要给他三分颜面,火神氏族族长彭程更是对这个年轻俊杰赞誉有加,并把彭家的命脉——武风坊都交到了他的手里。
无形中,彭风已经打算将彭程当成自己的继承者了,毕竟彭月儿是女儿身,无法承继家族产业。
彭月儿愤恨瞪了一眼叶扬,捂着胸口,嘴角溢血的走下了台,之前颐指气使的高手风范荡然无存。
……
彭程直直的盯着叶扬,冷笑一声:“喂,废物,接下来你的对手是我,虽然你这种垃圾根本不配让本少爷出手,不过,介于你刚才羞辱了月儿,所以我决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扬淡淡的看着彭程,并未说话。
台下,数百族人瞪圆了眼睛,许多人伸手指着台上,大惊道:“天啊,那不是有国士美誉的彭程吗?我们火神氏族的骄傲,整个家族未来的承载者啊!”
显然,彭程在良城是个风云人物,与之相比,叶扬这个叶家少爷简直不值一提,就是被称为废物都显得有些侮辱废物这个字眼了。
当然,那是之前的叶霸天,如今的叶扬却又完全不同,力斩挫败彭月儿之后,他依旧保持着完好无损,这份修为已经足以傲视群雄了。
彭风握着铁拳,看着彭月儿下台,又抬头看看台上的两名青年的对决,心中已经预感到,这两个青年之间的决斗,似乎已经成了火神氏族新秀一辈最巅峰的对决了。
“哼,叶扬,就让我看看你还能给大家什么惊喜!”彭风咬牙切齿的低喝了一声。
……
台上,彭程气势逼人,慢步走上前,与叶扬相距不足一米,冷冷笑道:“叶扬,我不知道这两个月里为何你的修为进步神速,但是,以你现在这种大地五级的实力,根本就不配当我的对手!”
叶扬淡淡看着对手,道:“叶家炼坊的血案,是你做的,对吗?”
彭程一愣,随即俊气的脸上浮上一丝狰狞,压低声音冷笑道:“没错,是我让武风坊双煞干的,那两人已经被我挫骨扬灰,叶北池一身心血神兵岩斩刀也在我手里,叶北池也是我派人打伤的,你奈我何?”
叶扬紧握铁拳,目光中满是忿怒:“卑鄙小人!”
彭程冷笑:“卑鄙?你这种卑微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谈卑鄙,哼,杀了你之后,我还会派人暗杀掉叶北池,甚至我会亲手干掉你的老爹叶南天,怎么样,你能阻止得了我吗?有种的话,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整个叶家都会被我连根拔起!”
“混账!”
叶扬勃然大怒,猛然爆发,火神残卷真气涌遍全身,铁拳周围盘旋着烈焰,骤然出手,悍烈的一拳就这么印在了彭程的胸口之上!
“轰!”
火焰肆虐,沉入飞扬,猛烈一击后,两个人迅速分开。
叶扬紧咬牙关,怒视着前方。
彭程神色冷峻,胸口的衣服被灼烧得焦黑,不过叶扬这一拳却没有让对手受创,甚至,叶扬连对方的护体罡气都没有击破!
……
“天啊,好强的彭程,不愧是俊杰国士,那叶扬的全力一拳居然被他硬生生的给挡住了?”曹家家主,曹德深吸了口寒气,不得不为彭家、叶家两个家族新秀高手的实力而惊叹绝伦。
叶南天坐立不安,双目紧紧的盯着台上,拳头捏的嘎嘣嘎嘣响,却又无能为力,在台上的这两个青年,修为均在自己之上,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甚至,就连一只淡然坐在椅子里的甑轩也露出了一丝惊愕之色,嘴角轻轻扬起,笑道:“唉,叶扬这小子看来是有麻烦了!”
……
神龙鼎中,传来了秦方的声音:“子羽,这一战不可硬拼,否则你定然吃亏,这个彭程的实力,完全凌驾于你之上!”
叶扬问道:“秦方爷爷,他的境界是……大地六级吗?”
光凭能量光泽判断强度的话,彭程一身橙色光泽,确实算是大地六级!
可是秦方却摇头道:“不然,这只能说明他尚未将力量提升到巅峰,力量强度不够就显示出大地六级的征兆,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彭程至少已经有大地七级的实力了,叶扬你要千万小心啊!”
经过秦方这么一提醒,叶扬更加谨慎了,死死的盯着对手,预防对方的突然出手。
彭程看着叶扬,笑道:“准备,受死吧!”
说着,彭程忽地将火神力蕴含于声音中,提起了地面上彭月儿留下的九品剑,骤然掷飞,那长剑“叮”的一下没入台下的石砖中,剑吟声久久不散,同时,彭程朗声道:“族中诸位前辈,今日我与叶扬签订口头生死约,若是在这比武台上失手杀死了对方,双方一概不得追究!”
众人悚然,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位有国士美誉的天才居然起了杀心,非要杀死眼前的这个叶扬不可了。
叶扬眉头紧锁,这个口头生死约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任何回旋的余地,彭程难道就真的那么相信自己的实力?
……
正在这时,较量终于开始了!
彭程一声大喝,身上的力量光华从橙色瞬即转变为青色,果然,他已经不为人知的踏入了大地七级的境界!
“死吧!”
灼热的一掌,毫无花俏的印向了叶扬的胸口!
“哼!”
轻喝一声,叶扬掌心张开,火神残卷真气疯狂涌动,同时,一股玄妙的太虚之力衍生出来,赫然是乾坤盾的法诀!
“呼!”
掌风相对而去,两名青年俊杰一照面就拼了一掌!
“嘭!”
巨响声中,二人齐齐的后退数步,彭程丝毫无损,叶扬则喉头一甜,胸口如遭重击,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果然,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一击之后,优劣立判!
然而,场中最震惊的人却是占优的彭程,刚才全力一掌本来已经足以轰杀对手了,毕竟自己是大地七级,而对方则是大地五级,相差了两个等级,秒杀掉对手根本就不太会有什么悬念!
不过,就在交手的一刹那,叶扬的火神力中居然好像蕴含了牵引力一般,无形中卸去了彭程至少五成的力量,否则,必然可以一击毙命了。
“哈,有点斤两,再来!”
彭程“铿”一声拔出了手中刀,赫然是那名为“暗刃”的八品兵器!
叶扬一样拔出了破炎剑,全力灌注真气,利剑周身飞跃起无数火焰,不吐不快!
“死吧!”
彭程浩然一刀,叶扬右手擎剑,左手却幻化出了一个太极图案的光盾,赫然是那玄妙的乾坤盾!
“叮!”
两柄兵器碰撞,火星四溅,彭程眉头一扬,发现自己的力量再次被卸去了一半,仔细一瞧,幡然醒悟,那必然是叶扬左手光盾在作祟!
……
就这样,叶扬凭借着乾坤盾,堪堪挡住对手!
两人身形极快,几乎看不见身影,只觉空气中刀罡剑气来回飞梭,转眼之间那比武台就被切割得不成样子了。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全场寂静无声。
甑轩嘴角上扬,淡淡一笑:“叶扬这小子,倒是非常聪明,居然懂得运用乾坤盾的太虚奥义,这小子确实难得啊~”
可就在这时,两人身影忽地分开,胜负已分!
“喝!看老子的怒剑吼!”
彭程居高临下,刀锋挥洒,野兽吼声不绝,一头光质狮头已然冲向了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