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觉醒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觉醒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一击怒剑吼绝对是声势滔天,比起彭月儿所发出的同一招,彭程的怒剑吼简直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那暗刃长刀锋芒大盛,天地失色,光质狮头的能量咆哮俯冲向大地,很有撕破一切的声势!
叶扬悍然无惧,仰望着空中袭来的怒剑吼能量,骤然举起了破炎剑,催谷体内火神残卷的真气,不断转化,竟在脚底凝成了巨型太虚图案,蔚蓝色的乾坤盾与怒剑吼的金色光芒对比强烈!
“刷!”
乾坤盾循着指引上升,出现在破炎剑的剑锋尖端,能量暴涨,叶扬几乎全力以赴的催谷力量来迎接对方的全力一击!
时间仿佛凝滞,台下众人瞠目结舌,谁也没有想到今年的新秀比武大会居然会出现这种级别的较量,虽然叶扬只是一个大地五级的小子,可是发出的凌厉招式却丝毫不逊色于用于大地七级境界的彭程!
“轰!”
大地震动,怒剑吼能量终于和乾坤盾撞击在一起,顿时发出轰鸣之声,火神坛周围仿佛天崩地裂一般,许多修为低微的家臣吓得脸色苍白,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激烈的能量碰撞?
大量的烈焰凝聚在空中,久久不散。
终于,过了半晌之后,比武台上恢复了片刻的宁静。
“呃!子羽……”
叶南天嘴巴微微张开,心如刀绞的看着场中。
比武台已经被轰得千疮百孔,废墟之中,叶扬单膝跪地,一手拄着破炎剑,上身的青色衣衫被能量冲击得破烂一片,露出一片片泛着金色的遒劲肌肉。
“噗……”
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叶扬剑眉倒竖,难以置信对方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纵然是自己最强力量衍生的乾坤盾,居然还是无法抵挡住对方的怒剑吼,大地五级、大地七级,相差了两个层次,这差距果然是难以逾越的,纵然自己修炼的是更为高深玄妙的火神残卷和乾坤盾也无济于事。
空中,一道俊逸身影飘然落在了叶扬前方数米处,正是彭程,相比起叶扬的狼狈不堪,彭程则要游刃有余多了,眼中厉芒大盛,狠狠的看着叶扬,怒道:“小子,如果你技穷于此,那就准备受死吧!”
叶扬支撑着利剑,猛然站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眼眸直视对方,虽然连站稳都显得颤颤巍巍,却依然淡淡道:“在你杀了我之前,少放厥词。”
“哼!”
彭程冷哼一声,长刀向前举起,火神力飞窜而起,准备再度发动猛招了。
……
正在这时,火神坛比武场外来了一行人,衣着华贵。
顿时,彭风站了起来,竟亲自前往迎接。
接引的小吏扯着嗓门大喊了数声——
“大秦帝国上将、东部行省执政官,王滇将军到!”
“良城之主,庞静大人到!”
“良城少主,庞静之子,庞南少爷到!”
……
果然,非显即贵,难怪彭风会亲自迎接。
台上,彭程皱眉看着来人,暂时停止了蓄势。
叶扬目光平静,体内火神残卷真气却汹涌澎湃的流转,抓紧一分一秒回血静气,同时,秦方的声音从心底响起:“子羽,实在不行,就别勉强了,这彭程小子天资极高,你修炼时间尚短,这场较量根本就不公平!”
叶扬淡淡道:“秦方爷爷,你也看到了,我无路可退,叶家被欺凌到如斯地步,如果我怯懦,谁来为叶家洗刷耻辱?众生平等,彭家如此仗势欺人不顾同根之情,这是什么世道?如果真的乾坤颠倒、鬼蜮横行,我愿以性命来证明真理!”
秦方声音一颤:“好,好孩子……”
台边,甑轩站了起来,粉拳握起,淡淡星空之力回旋,半晌之后,她叹了口气,却重新坐回了座位,一双绝美的眸子里光芒流转。
……
长阶上,前方一名武者手按剑柄,气势凌人的目光睥睨四方,这人正是帝国上将之一的王滇,此人修为极深,在齐、楚、魏、韩等地颇有威名。
彭风走上前,欠身行礼,笑道:“是什么风把王将军吹过来了?”
王滇抱拳一笑:“彭宗主,你这火神氏族如此盛事,我怎容错过?”
一旁,城主庞静笑着解释道:“王滇将军率领大军前往大泽乡平复反贼陈胜、吴广,路经此地,听闻拥有‘俊杰国士’美誉的彭程少爷将要参加今天的比武较量,所以,王滇将军前往此地观摩国士风采!”
王滇道:“国士的较量,小将没有错过吧?”
彭风连连摇头,笑道:“将军来的真是时候,彭程正在与族内一名子弟切磋,尚未分出胜负,将军请上座!”
“好!好!”
王滇爽朗大笑,坐在了原本彭风的位置上,庞静、彭风分别坐于两侧,主次尊卑有序。
看向台上,两名青年怒目相对,彭程自然是轻松写意、俊逸儒雅,而他的对手,浑身衣物破碎不堪的叶扬却也并不狼狈,手中破炎剑神光隐隐,身周盘旋着一道道火焰气旋,一双眼眸中满是不屈与愤怒。
王滇沉吟一声,笑道:“国士似乎已经踏入了大地七级的境界,他的对手,那小子居然没有瞬间落败,他是什么样的人物?”
彭风恭敬道:“叶扬,字子羽,火神氏族叶家的嫡系子弟。”
“哦,这样……”
王滇点点头,忽地声音浑厚的大喝道:“国士、叶扬,你们的较量可以开始了,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
彭程看向叶扬,忽地狰狞一笑:“谁都救不了你,你的死期到了!”
叶扬冷冷轻哼,破炎剑飞起火焰,瞬间进入战斗状态。
“死吧!”
彭程骤然发动攻击,身如鬼魅,利剑闪电般劈向了叶扬的腰部,与此同时,左拳霸道绝伦的凝出火焰,狠狠的轰向了叶扬的退路,似乎已经决意将叶扬腰斩于台上了。
一瞬间,叶扬眼中飞起怒火,出乎意料的没有闪避,破炎剑蕴满火神残卷真气,左拳凝出乾坤盾,迎向了对方的拳头。
兵刃与铁拳交互碰撞,激烈之极!
“叮!”
一触即离,叶扬颇为狼狈的连连后退,体内气血上涌,自己的力量与对方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纵然是用乾坤盾卸劲,依旧难以承受。
反观彭程却又是另一番模样,虽不狼狈,却面色铁青,冷冷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兵刃——暗刃,在那长刀之上,赫然已经崩出了一个裂口!
“怎么……怎么可能?”彭程惊愕无比,目光看向了叶扬手中的破炎剑,厉声喝道:“你的剑,难道是……是七品兵刃?”
叶扬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嘿嘿笑道:“你看出来了?”
彭程忽地一声冷笑:“这把剑,主人是我了!”
“是吗?那就尽管来拿!”
刹那间,彭程再度发动猛攻,暗刃凌空挥舞,竟迅雷闪电间发出一击凌厉的怒剑吼!
“哼!”
乾坤盾能量出现在破炎剑的剑锋上,叶扬看得真切,身体骤然回旋,借助着浩荡的螺旋劲道,整个人原地旋转,将完美的卸掉了怒剑吼的霸道能量!
台下众人大惊,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王滇不由动容:“卸得漂亮!好聪明的小子……”
然而,就在下一刻,叶扬忽然动弹不得,持剑的右臂已经被一直铁钳般的大手抓住,不知何时,彭程居然已经来到了叶扬的身后,抓住叶扬的手臂。
“哈哈,我说过,这把剑本少爷要了!”
彭程大笑着,暗刃化为一道刀光劈向了叶扬的右臂,何其歹毒,夺剑的同时竟要废掉叶扬一臂!
“想得美!”
叶扬厉喝一声,忽然身体一沉,膝盖狠狠的轰在了彭程的胸口,同时手臂运转乾坤盾中蕴含的太虚奥义,竟泥鳅一般的滑了出来。
彭程自然不让,暗刃刀飞起划过了叶扬的后背。
“噗嗤!”
护身罡气瞬间被撕裂,一道长长的刀伤出现在叶扬后背之上,所幸只是皮肉伤,并未伤及筋骨,否则叶扬必然已经失去再战的本钱。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彭程脸上带着狞笑:“你这废物,居然让本少爷受伤,看来,月儿败得并不冤枉啊!”
叶扬运气止住背后伤口的流血,冷冷的看着对手,一言不发,此时叶扬心里清楚的很,说一句话损耗的真气都是弥足珍贵的,何必跟彭程多费唇舌?
彭程嘿嘿笑着,再度凝气,暗刃刀上飞起了无数光华,又是一击怒剑吼,彭月儿以大地六级的实力催谷一次怒剑吼就几乎耗尽了全身的能量,而彭程发出怒剑吼,却是那么的轻松写意。
然而,更加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暗刃刀上凝聚怒剑吼的同时,彭程扬起左臂,掌心中同样出现了金色狮子头的能量光晕,居然同时凝聚了两个七阶武诀的能量!
台下众人已经完全惊呆了。
良城城主庞静脸色平静,内心则波涛汹涌,沉声道:“好一个国士,果然不愧为绝世奇才!”
王滇点头,道:“不到三十岁就有如斯修为,这彭程确实堪称国士之誉!”
庞静微微笑道:“这次,倒看这叶扬小子如何能挡得住了!”
王滇冷笑:“在我眼中,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庞静:“……”
不远处,甑轩瞥了一眼王滇和彭静,冷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
……
台上的彭程正志得意满的凝聚双怒剑吼之时,却冷不防胸口中了一记老拳,突袭者正是叶扬,他从不给对手太多蓄势的机会,这是战斗法则,彭程同时积蓄两个怒剑吼,耗时太长,这便是破绽!
“噗!”
彭程再度吐出一口鲜血,胸口出现了一片焦黑,可是护身罡气依旧不散,叶扬的攻击力度远远不足!
时间不多了,三秒钟内不对彭程造成重创,叶扬肯定逃不过对手两个怒剑吼的袭杀!
念及于此,叶扬不顾一切的催谷力量,破炎剑周身满是烈焰,下一刻,叶扬张开左手,罡气凝聚,大喝一声:“断空斩木!”
“轰!”
剑气泻落在彭程的胸口,一道罡墙凝聚在彭程身后,两个截然不同的招式相互碰撞,彭程便成了最大受力点!
“噗……”
这一次,彭程终于被重创,鲜血狂喷,不过依旧保持着强大的战力,眼睛猛然张开,哈哈大笑道:“叶扬,去死吧!”
一刹那,叶扬无法动弹,那正是对方释放的威压!
大地七级,太恐怖了!
此时,叶扬气息微弱,轻而易举的就被对方的威压锁定,若是真气饱满充盈的情况下,大地七级的威压未必能对叶扬有效,然而此时,足够让叶扬浑身无法动弹多达3秒钟了!
怒剑吼•双!
猛然爆发,两团怒剑吼的浩荡能量一起撞击在叶扬的胸口,雄浑之力如何是叶扬能够抵挡得住的?
“轰!”
尘土飞扬,凌厉一击下,彭程居高临下的将叶扬轰入了地底。
“刷!”
从泥土和碎石中拔出了破炎剑,彭程姿态狂傲,哈哈大笑道:“这柄七品神兵是我的了,哈哈,叶扬,在本少爷面前,你永远都是一个废物,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
火神坛,一片寂静。
不只是谁带头喝彩了一声,随后喝彩声连成了一片!
“国士!彭程!”
“太强了,彭程,火神氏族的骄傲!”
“从今天起,火神氏族将会重新傲立中原,彭程神武!”
……
一片喝彩声中,叶南天猛然站了起来,却没走几步就被一道罡风逼了回来,赫然是彭风巍然立于前方,冷冷道:“贤弟,你想作甚?”
叶南天脸色铁青,青筋暴露,怒喝道:“彭程!这畜生杀了我的儿子,这畜生!”
“你敢辱骂国士?”
彭风眉头一扬,猛然张开单掌推开,叶南天便被一股浩荡之力推离出去,轰然坐倒在椅子中。
众叶家子弟只能怒目相视,却没有人敢争持,这一刻,叶家在火神氏族中的地位几乎已经降低到了极点!
王滇冷笑了一声:“如何,那小子就算是天赋异禀,一样还是要摆在国士的剑下,哼,挑战国士,分明是不知死活!”
庞静恭敬点头:“将军所言极是,那叶扬确实是螳臂当车,不知所谓。”
彭月儿看着台上的废墟,美目中满是迷离,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整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
场中,唯有一人继续保持着冷静,正是甑轩!
甑轩神色黯然,一双血色眸子惊讶的看着比武台,喃喃道:“怎么会?叶扬的气息并未消失,反而越发强大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废墟之中,叶扬一片寂静,身体几乎完全无法动弹。
极度的愤怒与不甘淹没了他,火神残卷真气汹涌回旋,体内的血液几乎就快要沸腾了,叶扬痛苦的哀嚎着,只觉得黑暗中一团灼热的火光扑来,烧尽了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下一刻,血脉完全沸腾,一股强横的新生力量涌入体内!
……
彭程傲立于台上,手中高举着破炎剑,张狂大笑,气势凛然。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忽生!
“啪!”
一条手臂攀上了比武场的石板,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叶扬!
叶扬居然未死,而且,整个人的气质完全变化了,神色冷峻,衣衫破败,最惊人的地方莫过于他的其中一条手臂!
右臂的衣衫完全被焚毁,整条手臂都包裹在浓浓的烈焰之中,并且,手臂周围浮动着一道道符文光泽,那符文晦涩无比,似乎是失传已久的甲骨文字,却又不太相似,符文光芒环绕,衬得此时的叶扬犹如天神下凡!
……
“这……”王滇骇然:“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体内能量的属性,似乎已经完全被转变了,好强大……”
庞静一样惊骇不已。
此时此刻,任何人都能感应得到,叶扬那股浑厚的力量是多么的霸道绝伦!
……
睁开眼眸,叶扬的一双眼睛化为金色,毫无感情的看着彭程,声音深沉,却又字字如刀:“彭程,你今天必死无疑!”
“什么?”
彭程虽然惊异,却仗着手中的破炎剑,哈哈笑道:“叶扬,不管你修炼了什么样的武诀,竟能改变眼睛的颜色,不过,你依旧不是本少爷的对手,哈哈哈……”
“是吗?”
叶扬淡淡一笑,忽地大幅度提升了能量强度,笔直冲向了彭程,迅如闪电,扬起右臂,重重的一拳轰了下去!
“嘭!”
巨响声中,彭程左手的暗刃刀挡住对方叶扬的去路,却未曾想,那暗刃刀在叶扬的拳下不堪一击,脆响声中,暗刃刀破碎,叶扬强横的一拳重重印在了彭程的胸口之上!
罡气破碎,一阵肋骨断裂的声音,彭程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深深凹了下去,居然连对方的一击都挡不住!
叶扬怒吼一声,挥起右拳,自上而下的猛击!
“轰!”
这一次,彭程整个人都坠入了地底,生死未卜!
……
看着台上叶扬的血红色手臂,终于,曹家家主曹德站了起来,喃喃道:“这,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火神血脉觉醒?天啊……”
然而,就在这时,火神氏族族长彭风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台上,双拳暴起,雷霆万钧之势轰向了叶扬的后背!
“嘭!”
脑袋一片空白,叶扬本已伤痕累累,即使血脉觉醒之后也挡不住大地九级高手的全力一击,竟就这样昏倒了过去。
彭风一手勾起了叶扬的身体,高高立于火神台上,大声喝道:“叶氏子弟叶扬修炼走火入魔,已经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