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赤霄剑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赤霄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月朗星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息。
一条白色巨蟒横在路中,吐着长长的信子,通身玲珑剔透的光泽,鳞甲如刃、杀气腾腾,摆动着长长的尾巴,仿佛随时要吞噬过来一般,张开血盆大口,信子乱舞,上下两对毒牙泛着绿色光泽,这不但是一头凶兽,而且是一头剧毒的凶兽!
乾坤袋内,传来秦方的声音:“不妙!子羽,这是上古异兽白蚺,按照等级划分,应该是八阶魔兽,子羽,一定要小心啊,八阶魔兽是有威压能力的!”
……
叶扬点点头,事实上,白蚺出现的时候,许多人都已经动弹不得,看似是吓得腿软,其实不然,那是魔兽的威压!
“噗噗噗……”
连续数声,白蚺的头部雨点般陨落,几次扑咬之后,数名高手尽遭吞噬,只还剩下叶扬孤零零的站在林地之中。
“咻……”
白蚺吐着信子,一双赤红色的双目死死盯着叶扬,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个年轻人的不同之处。
叶扬眼神厉然,周身泛着浓郁的橙色光芒,催谷全身的真气,面对着一头八阶魔兽,必须全力以赴,否则极有可能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扑杀掉,杀死猎物,这是魔兽的一种本能。
骤然之间,白蚺张开大口吞噬而来,剧毒利齿的光泽让人心寒!
叶扬瞧得真切,不退反进,破炎剑一横,蕴满了火神力,精准而势大力沉的劈向了白蚺的利齿处!
“铿!”
金石交鸣声中,叶扬借助着反弹力飞速后退,而那白蚺的毒牙则只是隐隐作痛,飞快的再次袭来!
“呼呼呼……”
白蚺的下颚下皮肉膨胀,似乎正在口中酝酿着一团什么东西似的。
秦方大惊,喝道:“是息火球,高阶魔兽特有的攻击方式,以自身属性相当的能量凝聚起来攻击目标,破坏力极强!”
叶扬也是微微惊愕,抬头看去,只见白蚺已经张开大口,一团烈焰喷吐而来!
“洪!”
仿佛冲击波一般,竟摧枯拉朽的将林木化为飞灰,呈现一个扇形大面积攻击,这根本就是躲闪不开的攻击!
电光火石间,叶扬剑眉扬起,单臂挥舞,发动玄妙的太虚诀,下一刻,一个巨大的乾坤盾能量将其笼罩咋其中,正面接受这八阶魔兽的攻击!
“轰!”
爆炸声中,乾坤盾产生了一丝丝裂纹,转眼之间破碎无痕,化为无数能量碎片消失在半空中。
叶扬全身传来灼热的痛感,乾坤盾只是抵消了九成的息火球,剩下来的一成能量却要由身体来承受了!
好在,太虚诀生生不息的运转着,将大部分火精排出体外,更重要的是,叶扬修炼的火神残卷本身就是至阳的法诀,对于火焰系攻击自然有强大的抵抗力,否则换做普通的大地六级强者,怕是早就灰飞烟灭了。
看看身后,一座小山头已经变成了火海,这白蚺的攻击太恐怖了!
白蚺一击未能收效,便有一段明显的空白时间,身体无法动弹。
机会来了!
叶扬飞一般掠至,破炎剑上密布着火焰,这还不算,剑锋窜上了一道道雷电能量,仿佛雷电利刃一般的猛然劈向了白蚺的七寸位置!
旷野惊雷!
“噗嗤!”
长剑破碎了白蚺的鳞甲,瞬即在它的身体之上划出了深深的一道血口,只是,这魔兽的身体太粗,纵然破炎剑没入剑柄也未能将其切成两段!
“嘶嘶嘶嘶……”
一剑之威,让白蚺发狂,巨大的身体疯狂扭动着,将森林夷为平地,恐怖的惨嘶声不绝于耳。
“嘶嘶……”
眼睛变得更加血红,这八阶魔兽发狂了,扭动着巨大身躯再次扑向了叶扬,周身密布着玄青色光泽,显然是要拼命了!
叶扬眼神凌厉,平静无比,知道这一击必须要一击毙命,否则以八阶魔兽的实力,自己未必能承受得住。
“刷!”
一抹金色光芒飞上了叶扬的眼眸,下一刻,他右臂上的衣物尽数焚毁,一道道烈焰窜出,晦涩的甲骨文字符文浮现在手臂周围,终于,这一次他由自主意识引发自己进入了火神战士变身的第一重境界——赤炎!
“刷刷刷……”
灼热火焰带着上古符文形成凛冽气旋,包裹在破炎剑的周围。
“喝!”
怒吼声中,叶扬的身体猛然突刺上前,长剑微微一摆,闪电般洞入了白蚺的七寸处,催谷火神力!
“哗!”
烈焰飞起,将白蚺的伤口处灼烧成飞灰,惨然的白骨上,肌肉抽搐,下一刻,尽数被焚毁!
正在这时,白蚺的尾部猛然袭来!
“嘭!”
正中叶扬的后背,顿时叶扬吐出大口鲜血,变身状态刹那间消失了,受伤后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承受火神变身能量的负荷!
不但如此,白蚺临死反击,巨大的脑颅恍若山岳般压来,横扫一击!
“噗嗤!”
叶扬右臂之上传来一阵灼痛,白蚺脑颅顶端的尖角竟刺穿了皮肉,将叶扬重重的甩了出去!
“嘭嘭嘭……”
接连的碰撞,叶扬狼狈不堪的跌落在密林中,手臂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好在大蛇的剧毒在獠牙而不在犄角,否则自己极有可能会中毒而亡!
运气调息数秒,发现受伤极重,特别是手臂,几乎快要废了,这种时候甑轩不在身边,只能自行疗伤了。
从乾坤袋内取出了疗伤药,涂抹在伤口上,随即将青衫撕裂,以布帛包裹住伤口,手臂传来剧痛,几乎连破炎剑都拿不稳了。
……
狼狈不堪,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林地,却看到大蛇正在奄奄一息之极,一名大汉上前,大喊道:“刘亭长,这孽畜似乎已然受伤了!”
紧接着,一名器宇轩昂的汉子拎着长剑走上前,断然一剑斩落!
“咔嚓!”
那血红色长剑绝非凡品,只是一剑,居然就切开了八阶魔兽的脑颅!
大汉举起长剑,沉声怒吼道:“孽畜,你伤我兄弟,如今却也死在我刘邦的赤霄剑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