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命火(上)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三章 命火(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云小溪嘴角轻扬,笑道:“因为一个更为强大的存在就在青云山脉的深处,王一般的存在,所以,魔兽们才会听从召唤云集于此,而那强大的存在就潜藏于青云山脉核心的深渊之中,故老相传,那位‘王’,是一条上古神龙,故此,青云山脉核心的深渊又被称为龙渊!”

说着,云小溪指了指眼前的谷道,笑着说:“这条路直通向龙渊,被称为轮回谷,现在,你们知道了吧?”

叶扬不由得一笑:“小溪姑娘曾经进入过龙渊?”

云小溪一愣,轻咬着红唇,道:“没有!”

“为什么?”

“哼,不知道!”

叶扬忍不住笑着试探问道:“是不是当初学艺不精,所以没敢进入龙渊?”

顿时,一抹嫣红飞上了云小溪的脸蛋,似乎被说中了心思,她“铿”一声利剑出鞘,忿忿道:“你想死吗?”

叶扬大惊:“小溪姑娘旷古烁今,流芳百世!”

云小溪:“……”

张天河:“……”

……

继续向前,云小溪道:“轮回谷,之所以被称为轮回谷,主要就是因为这条长达数十里的甬道之中深藏着各种高阶魔兽,九阶魔兽比比皆是,能够进入轮回谷的人,几乎没有能够活着回去的,这便是轮回谷得名的原因。”

叶扬点头:“你以为我和天河是吓大的?”

“哼,随便你们了。”

云小溪怀抱利剑,瞥了叶扬一眼,道:“当你们被魔兽吃掉的时候,我会杀掉魔兽,把你们掏出来,挖个坑埋掉的!”

叶扬哼哼道:“这么看来,你果然是仁义无双啊!”

云小溪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

前行不远,忽然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味传来。

“有情况!”

叶扬猛然停住脚步,指了指前方昏暗的草丛,道:“那里面,有东西!不过光线太暗了,看不到!”

张天河提着重锤道:“让我来吧,砸开它便是!”

“别,不要虚耗真气!”

叶扬拦住张天河,随后自己走上前,单手张开,轻喝一声,掌心里凝出了一团火球,猛然抛掷飞去,火球仿佛灯笼一般飞出悬浮在半空中,炽烈燃烧,将周围照得一片通明,张天河微微惊愕,叶扬对火焰元素的领悟境界可见一斑!

火焰照耀下,前方的情况让叶扬、云小溪和张天河三个人都大惊失色——

草丛中,匍匐着一条巨大猛兽,伸长达到五米左右,仿佛一条巨大鳄鱼,事实上却不是鳄鱼,而是一条巨大蜥蜴,蜥蜴的全身披着泛着幽光的鳞甲,每一片鳞甲都带着倒刺,氤氲着力量光芒,而巨蜥的头颅则正对着三人,一双褐色眼眸中满是残忍无情,吐着长长的信子。

“吓,这什么玩意?!”张天河紧握铁拳,道:“好强大的力量,我能够感觉到,这东西一定非常的强!”

叶扬咬牙切齿:“靠!异兽志没有记载关于这个东西的文字,难道说,这轮回谷里还有自己的土特产?”

云小溪瞥了他一眼,道:“异兽志?你看的是上古甲骨文的吧?居然连这么著名的魔兽也没有记载……”

叶扬道:“是什么?”

云小溪淡淡一笑:“棘甲蜥蜴,九阶魔兽,性喜阴暗潮湿的环境,这是地行龙与沙鳄的后代,拥有一半龙族的血脉,所以,生命力超强,而且,棘甲蜥蜴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它们出生便拥有坚硬的鳞甲,刀剑不入,行动速度很慢,几乎除了进食之外就不再动弹了。”

叶扬咬着牙:“那么牛掰?看来,我们不宰掉这头棘甲蜥蜴,就过不去了?”

云小溪轻笑:“我可以飞过去,你们两个只能徒步了……”

“……”

星空强者拥有飞行的能力,这是叶扬和张天河难以企及的能力,云小溪显然非常的无良,只要能够刺激到二人的事情,她都很乐意去做。

紧握着破炎剑,叶扬道:“天河,又是一个九阶魔兽,这次小心点,争取一击破敌!”

“好!”

张天河点头,道:“一会,我用盘古裂地直接攻击棘甲蜥蜴的头颅,这一击我会尽量用能量去震荡瓦解它的外表防御层,然后,子羽你用旷野惊雷直接攻击棘甲蜥蜴的破损位置,这样,一举轰碎它的头颅!”

叶扬已然开始凝聚火神残卷真气,一道道金色符文盘旋在手臂周围,已然进入了火神变身第一重境界,对上九阶魔兽必须变身,否则根本不可能破防!

“好,上了!”

张天河蓄满了真气,猛然高高跃起,凌空将重锤投掷下来,疾飞如电,挟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坠向了蜥蜴的脑门!

“轰!”

能量碎片激荡,真气弥漫碰撞,整个山谷都被震得开始了微微颤抖。

叶扬已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巨蜥的头顶斜上方,破炎剑嗡嗡作响,一道道紫色雷电窜动在剑锋之上,细小雷球接连爆开,认识谁都能看出这一击蕴含的巨大力量!

“铿!”

利剑直接砍在了巨蜥的头顶之上,却发出了金石交鸣的震撼声音,竟然完全无法切入,棘甲蜥蜴头颅上的甲壳犹如磐石般坚韧,破炎剑瞬即被弹开!

紧接着,一道黑影飞来,叶扬心中一惊,已经知道大事不好了!

“嘭!”

那是棘甲蜥蜴的尾巴,狠狠的扫中了叶扬的胸口,顿时抽得罡气飞散,一道清晰的血痕印在了叶扬的胸口,整个人仿佛炮弹般的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击在石壁之上!

惨败,绝对的惨败!

……

“子羽!”

张天河急忙飞掠过去,却发现叶扬从草丛间挣扎起来,嘴角溢出鲜血,却带着镇定的神情,看着远处的棘甲蜥蜴,冷冷道:“太硬了,这魔兽的体内力量无比雄浑,加上外壳太过于坚硬,以我们目前的修为,恐怕难以破甲而入!”

张天河愕然:“那……怎么办?我们原路返回去良城?”

“不必!”

叶扬摇头,微微一笑:“就地休息,等我疗伤完毕之后,明日再战棘甲蜥蜴!”

张天河倍受鼓舞,紧握铁拳:“好!一会我出去,寻一头青羚过来当晚餐!”

叶扬欣然一笑:“有劳了!”

云小溪依旧抱剑靠在石壁上,笑吟吟的看着二人死战九阶魔兽,连一丝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事实上,只要云小溪愿意,蕴含了星空之力的一击,完全可以将棘甲蜥蜴切成两段,只是,她不乐意,因为觉得两个菜鸟被魔兽虐来虐去,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场面很有意思,难得一见,不能破坏了如此妙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