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剧变(中)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五章 剧变(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入夜时分,叶家大院,一列护院提着利刃走过,共有8人,最强的一个是大地三级的宋教头,最弱的一个则是一名大地一级的年轻护院。

“都精神点!”

宋教头目光冷峻,道:“良城这些日子以来不太安定,据说青云山脉里的魔兽受到了惊吓,跑出来不少,大家谨慎点,别让自己被狼崽子给叼了去!”

众人哈哈大笑。

正在这时,一名护院家丁忽然惊骇的看着院墙之上,伸手指着,眼中满是恐惧:“那……那是什么?”

“噗嗤!”

一声脆响,这名家丁已经说不出话来,额头之上出现了骇人的血洞,只见一枚大约指头大小的瓦砾带着鲜血溅落在地,那正是杀人利器,是什么人竟然能用一颗瓦砾洞穿了人类的脑颅?

宋教头急忙转身,却不见了任何人的踪影,院墙之上空无一人。

“扑通!”

那名家丁的身体倒地的声音传来,也告诉了众人一个现实,确实是遭遇到了袭击,而且来人的手段非常高明!

“是什么人?!”

一名大地二级的护院怒喝一声,拔出了手中的朴刀,怒道:“什么人竟敢擅闯叶家府苑,立刻给我滚出来!老子……”

话未说话,忽然这个护院睁圆了眼睛,口中鲜血四溢,胸口处,一截泛着微光的短匕透体而出,竟也被杀了!

“扑通!”

第二名家丁轰然倒下,眼中满是惊骇,在他身后,凶手出现了,那是一个俊逸的青年,手提着短匕,冷冷的看着众人,那双眸子透着野性,仿佛是一头猎食的野兽一般,在其眼中没有人类之别,眼前的只是猎物而已。

宋教头大惊:“你……你是什么人?”

火犁淡淡一笑:“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宋教头提着长枪,怒道:“狂妄!”

移动间,宋教头忽然无法移动半分,整个人居然被火犁的气势完全锁定,在对方的威压之下,宋教头无法动弹半分!

“嘿!”

火犁飞掠上前,居高临下,短匕破风而过,下一刻,鲜血狂涌,宋教头的头颅被火犁提在了手中。

不知道是谁,忽然有个家丁大叫道:“有刺客!有刺客!”

火犁眼神一厉,挥舞短匕杀入人群,那短匕之上浮动着一层大约两厘米厚度的星空之力,无坚不摧,透甲而入,将一个个护院连甲带肉的切碎,短匕荡开了一波波的星空纹,已然是一片血肉模糊。

片刻间,一片倒地之声,这个护院小队竟被杀得一个不剩,就连最强的宋教头也难逃厄运,甚至连呼喊声都没有发出就被对方提走了脑袋!

……

“哗哗哗……”

大院之上,十几个家丁再次飞掠而出,一个个举起了火把,内堂之中,叶南天、叶北池衣衫齐整的冲了出来,显然,他们两个还没有入眠。

火犁扬起短匕,直直指向了叶南天和叶北池,眼中满是厉芒,道:“你们,哪一个是叶南天?”

叶南天震动袍袖,火神力在双掌之间氤氲,身为大地五级巅峰的高手,叶南天死死的盯着火犁,心中彻骨严寒、如坠冰窟,他完全无法看透火犁的实力,心里隐隐感觉到,这个阴狠的杀手绝对不是自己能匹敌的!

紧咬着牙关,叶南天压低声音道:“北池,立刻找机会逃出去!去……去城主庞静家,他会保护你!”

叶北池大惊:“兄长,怎么了?”

以叶北池的实力,竟然没有感觉到火犁的可怕,达到了星空阶的高手一般都能自由控制力量,叶北池看不到火犁的厉害之处也是正常。

叶南天厉声道:“少废话!你给我活下去,叶家可以没有我叶南天,却不能没有身为铸兵大师的你,如果子羽活着回来,你告诉他,我叶南天庸庸碌碌一生,唯一的骄傲就是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他可以不为我报仇,但是却一定要振兴火神氏族!”

叶北池骇然,还未来得及说话,却已经被叶南天的反手一股柔力送得飞出了府邸,站定时,已经身在府门前。

在送走叶北池的一刹那,叶南天大喝着冲向了火犁!

“火神刀!”

袍袖中抽出一柄长刀,叶南天第一击便已经豁尽了毕生的修为,甚至已经在燃烧着生命来增强这一击的力道,因为他知道,纵然这样也杀不了火犁,只能为叶北池争取更多的逃命时间而已!

“嘿!”

火犁的嘴角浮现出狰狞的笑意,猛然迎上前,匕首和叶南天的长刀硬撼在了一起!

“轰!”

剧烈的撼动中,火光冲天而起,叶南天的火神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崩溃了,喉头一甜,仰头跌飞了出去,鲜血狂涌,虎口处被震得血肉模糊,臃肿的身体直直坠向了花园之中。

“哦?”

火犁轻吟一声,身体为之一窒,却鬼魅般的再次突进,如电般掠向叶南天落地的方向,手中匕首一晃而过。

惨烈的一幕出现,叶南天尚未落地,一颗头颅便已经被火犁提在了手中!

其余的护院一个个震惊不已,谁不知道叶南天的修为是大地五级,在良城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手了,可是一击之下,却已然被杀!

“老爷死了,老爷死了……”

一群家丁满含着愤怒,却没有一个人怯退,反倒舞动长刀杀向了火犁这个死神般的可怕存在。

“愚昧!”

火犁嘴角带着狞笑,匕首狂舞,将一个个鲜活的人体撕裂。

片刻间,叶家的家丁尽数死去。

火犁舔了舔匕首锋刃上的血迹,冷笑道:“还有一个,叶北池……嘿嘿,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

……

夜幕中,一人仓皇而逃,正是叶北池,他直直的奔向城主府的方向,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快!

可惜,风声飞掠而来,身后,星空之力转动,那杀神火犁已经再次杀来!

“老东西,受死吧!”

火犁重重一脚踹下,撕裂般的疼痛中,叶北池翻身坠下,在良城大道上滚出了很远,鲜血狂喷,只是受了一脚,他的大半条命几乎就已经葬送了。

“哈哈,还不是?!”

火犁掠空而下,笑声狰狞无比。

……

“铿!”

火红色光芒掠过,震开了火犁的匕首,直直的插在城墙之中,那是一柄光芒闪烁的长剑!

“什么人?”火犁大惊。

月光下,三个人出现在良城大道上。

叶扬仰头看着火犁,目光触及他手中提着的头颅,猛然之间,心如刀绞,泪水夺眶而出:“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