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剧变(下)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六章 剧变(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洪!”

无数烈焰涌上手臂,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叶扬飞身掠向火犁,轰然便是裂空一拳,拳劲中满含着火神残卷真气,并隐隐有龙吟之声,在龙力的洗礼下,火神残卷真气愈发的精纯与霸道!

火犁措不及防,匆忙之间只得以手臂来抵抗,不过,雄浑的星空之力早就在周身凝成了星空铠,火犁已经看出叶扬并未踏入星空境界,顿时变有了硬挨一拳的准备。

“嘭!”

火星四溅,悍然一拳轰在了火犁的手臂之上,只震得这个星空强者猛然颤抖,火犁惊奇的“咦”了一声,身体鬼魅般的飘然掠向后方,重整旗鼓,目光阴寒的看向了叶扬。

“你是什么人?”火犁淡淡道。

叶扬浑身血脉沸腾,一道道金色符文浮现在右臂周围,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咬牙道:“我要宰了你!”

……

“铿!”

从城墙上拔下了破炎剑,叶扬目光中杀意大盛,骤然之间飞身掠向了火犁,暴起一剑,正是火神三式的——极火燎原!

火犁的眼睛亮了起来:“嘿,原来是火神氏族的火神战士,哈哈,近百年唯一觉醒的守护战士,有意思,来吧,让小爷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凭着你大地八级的实力,能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呢?”

说话间,火犁目光阴沉的挥舞短匕,星空之力流转,整个人气势沉稳,恍若山岳般不可撼动,就这么迎接叶扬的极火燎原!

夜空被照耀的一片通明,极火燎原是霸道之极的一式,破炎剑荡出无数道烈焰剑气,无差别的刺向了火犁周身,可偏偏火犁一动不动,周身的气劲旋转,将一道道剑气虚影绞碎,他的目光中一片清明,似乎已经看透了叶扬这一式真正的杀机所在!

“来了!”

骤然出手,火犁的短匕斜斜荡开!

“铿!”

巨响声中,破炎剑被震开,叶扬一样飞退,而火犁则原地晃了晃,胸口气血汹涌澎湃,这让他不禁暗暗称奇,自己一个星空强者,竟被区区一个大地八级的小子一击震得血脉紊乱,这怎么可能?

相比起火犁,叶扬的情况要更糟,只是一击,竟被震得手臂发麻,完全不能小觑眼前这个阴狠年轻人的实力,而且,叶扬也看出来了,这个人的实力在星空境界,完全凌驾于自己之上!

……

“你就是叶扬,叶南天的儿子?”火犁扬了扬手中叶南天的头颅,嘴角带着狞笑:“嘿,你来晚了一步,我已经把你老爹送进阎罗殿了,哈哈哈!”

叶扬恨得咬碎了钢牙,双拳紧握,浑身火焰氤氲。

张天河大惊,这时候才终于看清楚,惊骇道:“那……那是叶伯伯的头颅?”

云小溪沉默不语,一双秀眸满含怒色的看着火犁。

……

地面之上,重伤的叶北池发出一声惨哼:“子羽……”

叶扬急忙转身,单膝跪伏在地:“北池叔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叶北池眼睛血红,一手攥着叶扬的手臂,怒道:“子羽,看清楚这个人,就是他杀死了你的父亲,灭了我们叶家一门!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否则你爹死不瞑目!”

“嗯,叔叔放心!”

叶扬紧握铁拳,站起身来,目光冰冷的看向了火犁。

火犁却有恃无恐,哈哈笑道:“想杀我?恐怕你还嫩了点,不妨告诉你,不用想着报仇的事情,因为,今夜之后,整个叶家将会被连根拔起,从今以后,火神氏族只有七姓,再也没有叶家了,就连叶家炼坊也保不住,就是现在,叶家炼坊应该已经被血洗干净了吧?”

“你说什么?!”

叶北池瞪圆了眼睛,胸口起伏,连喷两口鲜血,叶家炼坊就是他毕生的心血,如今听说叶家炼坊即将被血洗,他又怎能不激动?

火犁顺势丢飞了叶南天的头颅,身如影魅般的飞掠而去,空中徒留大笑声:“没空跟你们纠缠,我走了!”

然而,火犁尚未飞出多远,忽地前方一股强横气息笼罩,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怎么,还想走吗?”

高空中,一个少女飘然而下,身穿银质铠甲,长发在夜空中飘动,周身星空之力闪烁,一双星眸死死的盯着自己,已然生起了杀心。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没有说话的云小溪!

火犁不由一怔,随即看着云小溪的模样,冷冷道:“你是谁?”

“清幽门,云小溪!”

“哈哈哈!”

火犁仰天狂笑:“云小溪?原来你就是云小溪,真有意思,清幽门的人不问世事多年,如今居然主动搅进世俗争斗中了?”

“铿”一声剑吟,云小溪拔出利剑,目光中露出一丝怒意:“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血洗叶家?”

“你想知道?”火犁轻蔑的看着云小溪,淡淡笑道:“不过是初入星空境界,你以为胜得了我吗?想知道,我是谁,问过我的匕首再说!”

刹那间,火犁眼中厉芒大盛,竟抢先发动了进攻,匕首带着星空之力,像是一枚利箭般投掷了出去!

云小溪眼中满是怒意,身形微微一偏避过了对方的气劲,雪白五指张开,竟精准的抓住了匕首的把柄,随即抓着匕首飞掠而过,锋芒闪烁,那匕首的锋刃已经直直的刺进了火犁的心脏!

可惜,未见一丝一毫的鲜血,那只是一道残影!

“不妙!”

云小溪暗暗心惊,毫不犹豫的身形猛然提升,只见一股飓风能量轰然在刚才的位置炸开,再晚一些的话,可能就已经被飓风撕成碎片了!

“刷!”

同样的手段投掷出匕首,云小溪擎起利剑,从天而下一剑,娇喝道:“受死吧,你这刽子手!”

火犁手中晃出一柄长弓,擎起弓胎迎面抗衡!

“铿!”

星空能量碎片四溅,两个年轻的星空强者硬拼了一击,凛冽的能量冲击而来,摧枯拉朽般,周围的房屋尽数坍塌,深夜中,惊呼声连成一片。

……

地面之上,叶扬伸手一指叶北池,对张天河沉声道:“天河,带着叔叔去安全的地方,立刻!”

张天河怒道:“不行,我要与你并肩而战!”

叶扬目光一寒,道:“不要跟我争辩,叔叔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恨你一辈子,以你的实力,根本就对付不了这个星空阶的高手,快点!”

“这……”

张天河看着叶扬,又看了看叶北池,几乎咬碎了钢牙,弯腰捞起了叶北池,飞也似地消失在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