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争斗(下)
章节列表
第八十九章 争斗(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少爷,少爷,你终于回来了!”

一名铁匠的在地上爬行着,他的双脚竟被齐齐的砍断,满是鲜血,不过,他的眼中却涌起了无数生气,仿佛看到了叶扬就看到了叶扬的希望。

叶扬鼻子一酸,急忙沉身在铁匠身边单膝跪下,单手涌动真气覆在了他的双足处,道:“对不起,我回来的太晚了……”

老铁匠紧咬着牙关,泪如泉涌:“可惜,叶北池二爷和老爷……一定已经遭了他们的敌手,我们叶家炼坊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仇人,这个红石商盟,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叶扬紧握拳头,道:“老爹已经去了,二叔没死。”

“啊?二爷没死?”

老铁匠很惊愕,随后发狂般的大笑:“天可怜见,少爷没事,给叶家宗族留下了一线血脉,二爷也没死,哈哈哈,叶家炼坊还在……”

狂笑声中,老铁匠的声音渐渐变弱,整个人颓然伏在地上,竟已经死去了。

……

叶扬仰起脸,眼中噙着泪水,双掌依旧在运使着真气去救治老铁匠可怕的伤口。

“沙沙……”

一股清香飘来,云小溪出现在叶扬的身后,“铿”一声,一柄青色长刀插在了地上,正是彭程拿走的那把冰魄刀。

云小溪趋近上前,伸手触碰了一下叶扬的肩膀:“喂,他……他已经死了……”

“我知道……”

叶扬颓然坐倒在地,靠在废墟之中,转身看着炼坊里的狼籍,悲从中来,咬牙道:“叶家逢此大变,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吗?”

云小溪没有说话,美目看向大门外,那里,一群身披铠甲的军士出现了,似乎维持治安的兵勇。

……

“让开,让开!”

一名军官按剑走入叶家炼坊,趾高气扬,但当他看到炼坊内的惨象时,忍不住的脸色变了,来到叶扬身前,道:“叶扬,你终于回来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扬抬头,冷冷的看着这名军官,道:“叶家……被灭门了,你们这些城守军士,都干什么吃的!?”

“我……”

军官语气一窒,忍不住道:“到底是什么人,敢在良城行凶?!老子定将手刃此人!”

“红石商盟!”

“什么?!”

军官眼中掠过一丝惊愕,随即道:“我会加派人手守住这里,叶扬,你随我去见城主吧,言明这里的一切!”

叶扬颓然靠在了炼坊废墟中,摇头道:“我不去,让庞静自己来,叶家遭逢厄难,他这个城主责无旁贷!”

“你!”

军官微怒,手按剑柄,道:“庞静大人乃是一城之主,你敢对他无礼?”

叶扬抬起头,一双眼眸中透着一丝杀意:“滚!”

只是一个愤怒的眼神,那军官竟吓得面无人色,刚才的一刹那,他有种清晰的感觉,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被对方杀死了,这个叶扬,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废物了,已经成长为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悻悻然退出了叶家炼坊,那军官一声命令后,城防卫队居然潮水般退去。

叶扬冷哼一声,事实上,他也没有打算城主府能为自己做主,叶家被血洗,对方的来头实在太大,以城主庞静大地八级的修为,未必能够有那个胆量做什么,再说了,城主庞静口蜜腹剑,伤天害理的事情没少做过,这种人依靠不得,叶扬深明此间道理。

炼坊中,一片血腥。

忽地,密室门缓缓打开,赫然可见几十名铁匠瑟瑟发抖的躲在其中,一个胆大的惊呼一声:“啊?!少爷……少爷回来了……”

“少爷回来了!”

顿时,叶扬的出现让众铁匠眼中燃起了希望,当看到两个修罗使的尸体时,这些铁匠更加是士气鼓舞,拍手叫好。

忽地,空中传来一阵长长的鸟鸣声,那是一只灵鹤,闪电般消失在天际!

云小溪飘然而起,浮在半空中,道:“叶扬,师门召唤,我必须回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啊,知道吗?”

叶扬点头,再看时,云小溪美丽的身影凭空消失,已经远在了百米之外的空中,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

深吸了口气,叶扬缓缓站了起来,心中深深的明白,老爹惨死,家族摇摇欲坠,该是自己撑起叶家这个家业的时候了!

环视了一圈铁匠们,叶扬沉声道:“我爹已经遭遇了不测,各位叔伯,叶家炼坊还会继续开设下去,我叶扬发誓重振叶家声威,接下来,请大家与我一起,为叶家的重新崛起而流汗流血!”

众铁匠齐齐点头。

当曙光破晓的时候,终于,张天河归来,带着受伤的叶北池,他们在城北的破庙里躲了一夜,当看到炼坊中一片惨象的时候,叶北池痛哭不止。

叶扬安排了叶北池在炼坊密室中休息养伤,自己则回了一次叶家府邸,结果发现了叶南天的尸身,悲痛之后,治丧不在话下。

经此一夜,叶家连同家丁、侍女在内,共47口遇害,血海深仇,叶扬却保持着冷静,主持着族内的一切事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

深夜。

叶扬住在炼坊密室内,叶北池和张天河就住在隔壁,叶扬必须随时保持警惕,因为他并不知道红石商盟的那些杀手会什么时候再出现!

“哒哒!”

门外传来张天河的声音:“子羽,二叔叫你过来叙话!”

“嗯,马上来!”

叶扬握了握拳头,起身来到了隔壁房间,只见叶北池躺在床上,气息微弱,道:“子羽,你来了!”

“嗯,二叔!”

叶扬坐在了床边,道:“二叔,家族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劳了,静心养伤,一切有我!”

叶北池点点头,道:“好孩子,你可知晓,杀你爹的到底是什么人?”

“红石商盟的火犁!”

“嗯。”叶北池惨然一笑:“没有想到叶家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叶扬冷笑:“彭家!”

“什么?!”叶北池微微一怔:“你怎么那么确信?”

叶扬深吸了口气:“我回过府邸里,密室内的战斧耀阳已经不知所踪,而且,最想杀死我的人,不就是彭程和彭风吗?叶家被灭门,彭家就是最大的获益人,火神氏族内消失了叶家的声音,彭家就可以一手遮天了,而且,老爹被杀的那天,彭程出现在炼坊,哼,彭家想要脱了这层干系,那是绝无可能的!”

叶北池眼中满是惊骇:“子羽,你待怎样?”

“哼!”

叶扬猛然站起身,双拳握起,火光闪烁,沉声道:“以暴易暴,我会让彭家后悔所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