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平定(上)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六章 平定(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叶扬凛然立于火神坛之上,周身火光氤氲,无数金色符文浮动在体表,更是衬得他整个人恍若火神下凡,双臂之上,一片片龙鳞被对方的星空之力震得血肉翻飞,但是,隐龙殿传人体内的神龙之血却大幅度提升了叶扬的生命力,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体内血脉沸腾,绝强的力量不断衍生,仿佛江河奔腾,不吐不快!

“哗!”

叶扬高高的扬起了断裂的破炎剑,双眸笼罩着金色寒光,火神三式的最后一击呼之欲出!

……

“天啊,叶扬那小子到底从哪儿获得了这样的力量……”城主位上,庞静眼睛瞪圆,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火神坛东方,一行人不请自来,正是青雷商会的当家人——大小姐雷小蝶!

雷小蝶看向火神坛的高台之上,骇然发现叶扬与彭风都已经狼狈不堪,两个人都是浑身浴血,却又搞不清楚那到底是谁的鲜血。

心中一凛,雷小蝶暗暗心惊,此时此刻的叶扬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雄浑的力量让火神坛周围的任何人都为之震惊,并且,他还只是大地九级的实力,尚未进入星空境界,却就已经让星空境界的彭风如此的狼狈!

坐席之上,叶北池眼中满是怒意,兄长叶南天惨死,这与彭家脱不开干系,叶北池所有的仇恨几乎都落在了彭风身上。

反观彭家坐席,彭月儿和彭程都站在那里,非常紧张。

彭月儿紧握拳头,咬着嘴唇,看向台上狼狈不堪的彭风,眼中含着泪水。

彭程则拎着长剑,眼中充满怨毒的神色,假若彭风败了,那么彭程在良城将会一无所有。

……

“洪洪!”

火光冲天而起,叶扬一声低喝,那些火光竟隐隐凝聚成天神星相,杀意盎然,双手擎着破炎剑的剑柄,凝出巨大的烈焰火剑,从天而降,声势滔天的一击,恍若泰山压顶般坠落向了彭风的方向。

这一刻,彭风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对方一击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承受得了的,星空铠必然在这一击下溃败,这神鬼莫测的一击力量雄浑,仿佛来自天外,谁也不知道叶扬如何学会了这神乎其技的三式!

“哈哈哈,叶扬,你这杂种!”

彭风已然不顾宗主的威严,披头散发,双手擎着战斧耀阳,哈哈大笑道:“耀阳战斧就在我手里,没错,你爹叶南天就是因为这柄神器而死,你有种就来拿啊,我倒要看看你手里的那把破铜烂铁如何能够抵抗的了耀阳的攻击!”

说着,彭风整个人发狂了,狂暴星空之力,舞动战斧耀阳就冲向了叶扬,完全是不要命的攻击方式!

“哼!”

跃于空中的叶扬不禁一声冷笑,双手擎着剑柄,目光一寒,狠狠的压了下来,人未落地,强大的压迫力就已经降临,只见那火神坛的巨大基石瞬即四分五裂,整个火神坛高台竟就被一剑之威给摧毁了!

“天啊,那小子……”台上,众人纷纷起身,似乎,都预料到这将是最后的一次硬拼了!

“咔嚓!”

疾风迅雷般的人影掠过,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下一刻,人影分离,一身火光的叶扬凛然落地,手中擎着断裂的破炎剑,眉宇间带着怒意。

另一边,彭风猛然双膝跪于地面,发出鬼哭神嚎般的惨叫声,一柄火光氤氲的战斧在空中划过一道轨迹。

“啪嗒……”

战斧耀阳落地之前,彭风的双臂已然先落地,叶扬那惊天的一剑,竟直接破碎了对方的星空铠,将彭风的双臂齐齐切断了!

“啊啊啊……”

彭风惨嚎着,断臂处鲜血狂涌。

所有人几乎都已经窒息了,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拥有星空境界实力的人,居然会被大地九级的人切断了双臂,惨败!

“啪!”

叶扬遥遥一张手,太虚之力流转,将战斧耀阳吸回了手中,俊逸的脸上不带一丝感情,回转身,迅雷风烈的劈下了战斧耀阳!

“咔!”

鲜血迸溅,下一刻,彭风的头颅顺着火神台断裂损毁的台阶一路滚了下去。

……

宁静,说不出的宁静。

整个火神坛,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没有人会想到,刚刚踏入星空境界的彭风,这个良城第一强者竟然就这么被复仇的小子给怒劈了!

彭风到底有没有参与暗杀叶南天的事情,没有人关心,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众人看到的只是谁的拳头更硬,而现在,彭风一统火神氏族八姓的时代终于结束了,他被一个后辈砍下了头颅,就在家族的盛宴之上!

所有人,都几乎快要窒息,没有人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直到,那个叫做叶扬的小子提着战斧耀阳下了台,然后一手攥住彭风的头颅,回转身,对坐席上的叶北池道:“二叔,我们回去吧,用老贼的头颅祭奠爹的在天之灵!”

叶北池点头,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随即带着几个家丁走下来。

……

“等一等!”

场中寂静之时,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叶扬转身却发现一道美丽身影袭来,不是别人,正是彭风的女儿彭月儿!

“叶扬,你杀了我爹,我要你陪葬!”

彭月儿上手便是一记怒剑吼,声势惊人,似乎,已经做出了搏命的准备,诚然,她知道自己绝非眼前叶扬的对手,却也要舍命一搏。

面对着彭月儿咄咄逼人的一击,叶扬眼神一厉,单臂轻描淡写的拂过,顿时一阵灼热的烈焰扑了过去,不但湮灭了对方的怒剑吼能量,更让彭月儿跌飞出去,嘴角溢出鲜血!

显然,叶扬并不想杀这个女人,因为自己没有杀她的理由。否则的话,以叶扬的实力,纵然是没有火神变身,也完全可以轻描淡写的一击取了彭月儿的性命!

看着地上的女子,叶扬冷冷道:“罪人不孥,彭风一人有罪,我不会迁怒于彭家,但是,你们彭家再敢对叶家有所图谋,休怪我叶扬不客气,彭月儿,好好的活着,彭家,就只剩下你这个希望了!你爹的头颅,我祭奠完家父之后,自会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