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章 神兵飘雪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五十章 神兵飘雪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刷!”

光影闪烁,秦方出现在神龙鼎上方,看着叶扬手中的利剑,笑道:“神兵出世了!这把剑属水,化水为冰,聚集龙气,实乃不可多得的兵刃,若按兵器等级划分,这已经属于一品兵刃了,距离地神兵仅差一步之遥,子羽,你日后若是能用星空三阶之上的魔兽内核炼化铸兵的话,以你的进阶速度,铸造地神兵完全不在话下!”

“呵呵,秦方爷爷谬赞了!”

叶扬微微一笑,胸中豪气激荡,伸手凝成剑指,在剑柄之上刻下了“飘雪”二字,这柄剑的冰水能量非常浩荡,剑锋周围常有雪花萦绕,甚至靠近这把剑就能感受到剑身中传来的凛冽寒气,夏天或许还能拿来消暑,而且这是为云小溪量身铸造的兵刃,神剑飘雪,正适合云小溪这清丽脱俗的清幽门传人。

从乾坤袋中取出了提前准备的剑鞘,将飘雪归于鞘中,随后提剑出了门,密室外,早就围了一大群人,许多人已然感受到了神兵的凛然浩荡之气。

……

人群中,叶扬一眼便看到了云小溪,便提剑走上前。

云小溪看着叶扬,惊叹道:“子羽,你的修为提升了好多……”

叶扬轻笑,横起长剑,说:“小溪,你的兵刃,完成了!”

“什么?!”

云小溪微微一惊,激动得无以复加,伸手握住了飘雪的剑柄,随后缓缓拔出剑刃,只见透明璀璨的剑锋周围飘舞着一片片雪花,锋刃泛着寒光,流光璀璨,这把剑煞是好看!这些并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一股雄浑的力量顺着剑柄涌入了云小溪的身体,这柄剑的实用价值,甚至要超过外观!

顿时,云小溪惊愕得张大了小嘴,惊叹无以复加,看着叶扬:“子羽……这把剑,真的要送我吗?”

“嗯。”叶扬笑了笑,说:“你是清幽门传人,修为精湛,唯一的缺陷就是少了一柄趁手兵刃,现在好了,这把剑名曰‘飘雪’,跟你很相衬,你觉得呢?怎么样,喜欢吗?”

“嗯!”云小溪重重点头,对这柄剑爱不释手,笑道:“非常喜欢,子羽,谢谢你……”

“不客气!”

叶扬摇摇头,来到了张天河、王烈、赵云、张飞等人面前,笑道:“我闭关那么许多天,良城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吧?”

王烈摇头:“没有,大人请宽心!”

“那就好!”

叶扬欣然一笑,转身对叶家炼坊的主管道:“中午在府邸宴请宾客,不要吝啬钱财,你们几个都要来!”

张天河、王烈等人听说有酒宴,自然是满口答应,那管家更是速速的去办了,各种珍馐美味,不在话下。

……

中午时分,叶家府邸热闹非凡,叶扬请来了一批亲信,良城内官吏乡绅等等却一个都没有请,以叶扬的个性根本不屑与这些人打交道,与他们的往来,尽数交给王烈和令狐豹去办了,叶扬只是负责沙场杀伐和整治郡城罢了。

酒宴上,杯盏交替,几个亲信喝得熏熏大醉。

云小溪坐在叶扬身边,各位矜持的小口吃着美味,一边瞥了一眼叶扬,发现这厮正抱着一只乳猪狂啃,那么多天的苦修,叶扬真的是饿坏了,现在就算是一头野猪在面前,他都差不多能活吞了!

午宴之后,云小溪提着飘雪剑修炼去了,王烈、张飞、赵云等辈各回岗位,至于叶扬,吃饱喝足之后,回到房间倒头便睡。

这一觉昏天地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当叶扬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体内的真气汹涌澎湃,在休息了一夜之后,体力充沛,已经从艰苦的修炼中恢复到了最佳状态,顿时一跃而起。

尚未出门,便听闻外面传来了王烈的声音:“大人,良城外有情况!”

“哦?什么情况?”

叶扬推开门,伸了个懒腰,随后系上了战甲的绳索,他习惯于披带战甲的状态,随时都能迎战,何况火神铠虽然已经兵解入体,却依旧需要战甲来依附,否则防御效果将会被大大削减。

王烈单膝跪拜于地,沉声道:“王离统帅五万大军与楚军会战于郊野,中了项羽火攻之计,大败而归,王离麾下将领田洪败逃至良城,隐藏于良城的某处,项羽责令刘邦派人来拿田洪,刘邦令麾下将领雍齿来了良城,要求我等交出田洪,否则兵戎相见!”

叶扬一愣,怒意汹涌,低声道:“雍齿这般无礼,竟然认为是我们窝藏了田洪?”

“是的!”

王烈气不过,沉声道:“雍齿不过乃一小人耳,仗着其主刘邦与项羽有私交,特别桀骜,目中无人,此时正在良城驿馆中,大人您要不要去看看?”

“嗯,让他去郡守府,我在那里等他!”

“是!”

……

叶扬略微吃了点东西,便策马飞奔去了郡守府。

郡守府中,一群甲士见城主到来,纷纷行下跪之礼,叶扬飞骑而过,直入府门,翻身下马,按剑进入府内。

大堂之上,果然,一个贼头鼠目,身穿楚军将领甲胄的汉子正坐在那里,即使看到叶扬来了也分毫未动,只是坐在那里,微微笑道:“你就是良城的叶扬?那个杀死了城主庞静并且取而代之的小子?”

叶扬微微一笑:“正是,不知道雍齿大人此行来良城,所为何事?”

雍齿神色厉然,猛然拍着桌案,低喝道:“叶扬,少装模作样,你良城收留了暴秦贼将田洪,收了他麾下近万兵马,难道还想不认账吗?”

叶扬咬咬牙,转身低声问王烈:“我们收了一万官府军?”

“没有,大人,那一万秦军已经被项羽坑杀了,这个雍齿不过是借机生事罢了,依我看,他是仗着楚军的威风,想要在我们良城刮一笔罢了!”

“哼!”

叶扬转身,露出笑容:“雍齿大人,您看,我们良城是千真万确没有跟贼将有勾结,这样吧,我立刻派人去捉拿那个田洪,您稍待片刻,如何?”

雍齿目光一寒,道:“叶扬,你识相的话,交出良城城主印绶,将这座城献于沛公,或许我能为你说两句好话,否则,休怪我挥军踏平良城找出田洪,就连你的火神氏族也会蒙受灭族之难!”

……

“是吗?”

叶扬微微抬起头,清澈的眸子里终于透着一丝怒意,骤然之间出手,只是轻轻一拳,雍齿便已经张大了嘴巴,一丝鲜血从嘴角溅落。

看着雍齿的痛得无法出声的惨象,叶扬淡淡道:“还请尊使稍带片刻,我会拿田洪的头颅给你交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