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龙战(四)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八章 龙战(四)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叶扬心中一动,道:“是不是两个身穿黑袍的人?胸前有帝国神秘徽记,并且,实力在大地境界之上?”

“嗯!”

彭月儿点点头,道:“没错,那是一枚血色徽记,并且印有大秦官府的印鉴……”

“那是弑神府……”叶扬沉声道。

“弑神府?”彭月儿露出惊异之色:“弑神府是什么?”

叶扬道:“大秦官府的秘密组织,大概主要意图是为了找寻遗失的诸神遗物吧?所以,他们找上了火神氏族,因为火神遗迹就在火神氏族的墓陵内,这段日子,火神氏族的麻烦怕是会接连不断了。”

“这……”彭月儿咬了咬红唇,眼中透着绝望,道:“星空强者已经出现在良城里,我们根本无力抵抗,爹身前的时候就反复交代我不能招惹星空强者,可如今……”

说着,彭月儿看了一眼叶扬,眼中带着浓浓的恨意,却又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那是因为她知道,叶扬杀彭风,这是他该做的事情。

……

叶扬正要出言安慰一下,却在这时,一名家丁风急火急的奔了进来,大声道:“大小姐,不好了!”

彭月儿提剑迎了上去,问:“怎么了?”

家丁道:“斟家的家主斟剑率领一众高手前来探访,大概还是因为上次的事情,他们来势汹汹,怕是这次无法善了了!”

彭月儿顿时神色忿怒,咬着红唇,怒道:“斟家简直就是逼人太甚,爹死后,他们如此咄咄逼人,岂有此理!”

说着,彭月儿手中的长剑微微颤抖着,一道道火焰窜起,显然,彭月儿已经在催谷真气。

这让叶扬有些不解,道:“斟家与彭家一向同气连枝,到底怎么了?”

“没,没什么……”

彭月儿摇摇头,命令家丁道:“去吧,让斟剑进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卑鄙的小人到底还有什么说辞!”

“是!”家丁转身而去。

叶扬道:“我要回避吗?”

“随便!”

“好!”

叶扬手按剑柄,转身而去,深红色披风飘扬,一身甲胄的样子硬朗而英气逼人,这让彭月儿看得有些目光迷离。

瞬息间,叶扬消失在帷幕之后,竟然变得气息全无,这更让彭月儿暗叹不已,这青年的修为已经高深到了自己无法理解的境界,天知道他到底是如何修炼的。

……

几分钟后,一行人吵吵嚷嚷的进入,走在最前方的赫然是一个手提战斧的老者,胸口浮动着八颗金星,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大地八级的强者,正是斟家的家主斟剑,在良城赫赫有名的人物!

斟剑身后,一群斟家的高手,其中有两名中年高手已经拥有了大地七级初阶的实力,还有一名身穿白衫的青年手握纸扇,目光轻浮,在彭月儿成熟诱人的傲人身姿上扫来扫去,嘴角勾起,笑容更加淫亵。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斟家家主斟剑的独子——斟凡,拥有大地六级的实力,也是近来崛起的后辈,在彭程离开良城、彭月儿一蹶不振的今天,斟凡隐隐已经成为火神氏族八脉中年轻一代的杰出高手了。

彭月儿寒着脸蛋,道:“斟伯父,何故探访我彭家?”

斟剑微微一笑,目光在彭月儿身上扫了扫,笑道:“月儿,彭风兄长死后,你就一个人撑起了偌大的家业,伯父是心疼你太过于辛苦,对于我上次的提议,你意下如何?加入你和犬子斟凡联姻的话,就能保住彭家火神氏族宗主的位置,我们斟家和彭家强强联合,或许能够对抗叶扬,为你父亲报仇!”

彭月儿看了一眼斟凡,却见对方正舔着嘴唇,神色颇为轻浮,顿时心中更是厌恶,忍不住冷冷道:“伯父您也说了,斟凡是犬子,我怎可与犬婚配?”

“你!”

斟剑目光一寒,道:“彭月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虽然你的修为比斟凡高出了不少,但是你别忘了,如今的彭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彭风已死,彭程失踪,彭家四大高手尽数被叶扬杀死,你们彭家除了你之外,再无一个大地六级之上的高手,你们凭什么在火神氏族中立足,凭什么号令其余七姓?”

彭月儿咬着嘴唇,忿怒得双肩颤抖,却无言以对。

斟剑老奸巨猾的嘿嘿一笑,语气一缓,道:“月儿啊,我知道你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可是一个人是撑不起整个火神氏族的,你要么与斟凡成婚,要么就退出火神坛,让出彭家的宗主之位,必须一个有得能的人才可以统领火神氏族。”

彭月儿眼中满是怒意,道:“我再重复一次,我不会跟你的儿子成婚,更不会放弃彭家,要我放弃爹的遗愿,你做梦去吧!”

同时,彭月儿身边的管家催谷真气,厉声道:“斟剑,别忘了你的身份,堂堂斟家的家主,岂能如此威逼我家小姐?”

“放肆!”

斟剑低喝一声,忽地身影晃动,闪电般一掌打在了管家的脸颊上,顿时鲜血飞溅,管家跌倒在地,脸上满是鲜血,牙齿也被打掉了数颗,斟剑出手如电,丝毫没有留情面,这一掌可真是够狠的。

彭月儿惊愕在了那里,斟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大地八级巅峰,隐隐在自己之上,别说是管家,就算是自己,恐怕也躲不过斟剑威压笼罩的掌腘!

斟剑身侧,斟凡晃动纸扇,眼中带着一丝戏谑之意,笑道:“月儿,别挣扎了,当我斟凡的女人也不委屈了你,虽说我已经娶了一房正妻、三房小妾,但是只要你肯嫁我,我立刻休了那女人,扶你为正妻!”

“滚!”

彭月儿眼中露出鄙夷之色,丝毫不让。

斟剑目光一寒,怒道:“彭月儿,你这是在自取其辱!”

说着,斟剑全身真气涌动,单掌从天劈落,火神力澎湃,照得整个大厅里一片明亮,这一击能量浩荡,以彭月儿的能力根本无从抵挡,而斟剑的目的也是一掌慑服彭月儿使其就范,这样自己就省去了许多麻烦。

……

彭月儿一脸惊骇,却无能为力,就连身体也在对方的威压下无法动弹移动,只得扬起手臂,强行催谷真气来遮挡,眼看就要香消玉殒。

却正在这时,一股浩然气息在周围波荡开来,斟剑扬起的手臂在空中停滞住了,原本凶神恶煞的姿态荡然无存,一双眼中满是惊讶与恐惧。

黑夜中,一袭血红色斗篷微微飘动,那是一个满身铠甲的青年,俊逸无比的从天而降,威压笼罩,使得斟剑无法动弹分毫。

“叶……叶扬……”

斟剑颤抖着说出了一句话,之后便无法说出半句话来。

叶扬一张俊脸上浮着淡淡笑意:“斟伯父,好久不见了,没有想到你越发的无耻与卑劣,今天让我撞见了,算你晦气!”

说着,叶扬猛然出手,手掌满含着龙气与旷野惊雷的力量,轻描淡写的劈斩在斟剑扬起的手臂之上!

“咔嚓!”

清脆的响声中,斟剑脸色惨白,一整条手臂居然就这样被叶扬给削飞了,鲜血没有来得及狂涌就被雷电的力量烧焦了伤口。

“啪嗒……”

一截断臂落地,叶扬飘然落下,战靴猛然踏在手臂之上,顿时将断臂踩成了粉碎,鲜血四溅!

斟剑连连后退,撞在了墙壁之上,终于醒转过来,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嘶吼,眼睛血红,厉声喝道:“叶扬,你敢伤我!”

叶扬毫不在意,抬手从背后拔出了神兵真火剑,淡淡道:“何止伤你,我杀了你又何妨?火神氏族有你这样的败类,正是同脉之耻!”

斟剑脸色苍白,依靠在墙上,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那斟凡不知道其中利害,怒喝一声:“叶扬,你敢伤我爹,我要你狗命!”

单臂一扬,斟凡催谷火神力,凌空打出了一击裂空拳,这是大地六级的武技,霸道雄浑!

只是很可惜,斟凡的对手是叶扬,大地九级巅峰状态的高手,何惧一个区区大地六级的小子?

叶扬淡淡笑着,身体飘然向后一歪,猛然抬起左腿,重重踢在了斟凡的手臂下沿,顿时又是咔嚓一声,雄浑的脚踢直接废了斟凡一条手臂,惨叫声中,斟凡扶着骨骼碎裂的手臂连连后退,跌倒在他父亲的身边。

……

看着这一对色厉内荏的父亲,叶扬冷冷道:“我杀彭风,是因为必报杀父之仇,但我对彭家没有任何敌意,从今以后,彭月儿就是火神氏族的宗主,她的号令谁都必须听从,否则就是与我叶扬为敌,滚吧,别让我看到你们在族内上蹿下跳,否则休怪我把你们斟家从火神八脉中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