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神

妙人轩窗,宣纸青墨残痕,隐龙青麟,踏破神魔法阵,聆听古刹梵音,化身青石镇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紫袍焚天(五)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六章 紫袍焚天(五)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星光闪烁,一道道冰霜气旋出现在少女的右臂,可是在她的左臂之上,却盘旋着一团团烈焰,让人叹为观止的,她在同一时间居然操控了一种截然不同属性的能量,并且显得游刃有余。

“刷刷……”

一丝丝青色气劲在少女双足下涌动,这是风属性法诀,加持风劲在身体周围,移动间风势涌动,速度更快!

三种属性!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普通人类居然能同时运使三种截然不同的属性,这是什么样的强大力量?

晚风阵阵,少女将叶扬轻轻放在了地上,转身间身体飞扬起来,衣袂飘飘,绝美的脸蛋在月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整个人宛若仙女,直让包括王烈在内的一群差役看得惊呆了。

……

不远处,慕容飞、火犁二人止住了身形,发现身后恐怖的力量气息消失了,急忙返回,发现叶扬已经软软的瘫倒在地,昏死过去了。

目光移转到了少女身上,顿时火犁目光一寒,低声喝道:“云小溪,居然是你!”

没错,在千钧一发之际到来的,正是清幽门传人——云小溪!

此刻,云小溪一张清丽绝伦的脸蛋却带着杀气,手中利剑泛着淡淡湛蓝色光泽,那是冰霜气劲的涌动,她直视火犁,冷冷道:“火犁,我真该杀了你,你这卑微冷血的畜生,杀死叶南天不说,今天又来害叶扬的性命!”

“哈哈哈哈!”

火犁仰头狂笑,眼中闪烁着阴冷的神色,低喝道:“云小溪,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可是获得清幽门传承的太虚弟子,清幽门一贯作风不就是悬壶济世、心系天下苍生吗?嘿嘿,作为清幽门传人,你不该动杀念,更不该为了一个臭小子,嘿嘿,或者还是说,云仙子芳心萌动,为了叶扬这臭小子动了杀念?”

云小溪一双清丽的眸子始终如一的保持着平静,淡淡道:“以战止戈,如果有必要的话,杀你一个人,救得天下人,我不会有丝毫犹豫!”

“嘿嘿!”

火犁哈哈大笑:“那就放手来吧,我和飞主事联手,怕你不成?哼,云主事也该解决了张天河那臭小子了吧?”

慕容飞手持封魔刀,目光阴沉,道:“少主,速战速决,解决掉云小溪,彻底结果了叶扬,完成主人交代的事情,否则夜长梦多,弑神府的那群老家伙一旦来找茬,我们可有的受了!”

“好,速战!”

火犁手持匕首,体表星空之力涌动,双足蹬踏虚空,缓缓蓄势,骤然之间闪电般弹射而出,“波”的一声在空中残留一道道能量碎片,居然已经超过了音速,这是何等的可怕修为!

云小溪浅浅笑,嘴角勾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意,剑锋猛然掠过虚空,一道道冰雪能量涌动,只听“叮”的一声,一道残影弹飞出去,火犁被对方猛然震开,连连后退,匕首之上浮动起无数冰屑,竟险些被云小溪一击给冰封了!

与此同时,云小溪纤足踩着小蛮靴略微后退,左臂一扬,轻吟声中,无数烈焰扑向了另一侧!

“啊!”

慕容飞一声惨哼,急忙横起封魔刀来抵挡云小溪发出来的火劲,只听一阵爆炸响声,封魔刀被烧得一片焦黑,火劲更是震得慕容飞口吐鲜血的急退,足足被震退近百米,一整片丛林被气劲绞杀成了一片狼籍!

“还想走吗?”

云小溪轻笑一声,双手轻扬,幻化出一柄紫色长弓,美目中充满了杀意,单手拉开弓弦,顿时一道道雷属性力量涌动在弓弦之上,瞬即凝成了一只紫色雷箭,下一刻,箭矢迅雷般狂啸而出!

慕容飞大惊,急忙转身,横起封魔刀来阻截,能不能逃过一劫,就看封魔刀这一品兵刃能否大发神威了!

“轰!”

剧烈爆炸声在丛林中震荡开来,慕容飞犹如炮弹般被震出了数百米,在地面上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深深沟壑,身周雷电能量肆虐,再看时,那封魔刀虽然完好无损,慕容飞的双臂却满是鲜血,特别是持刀的右臂,居然被一击雷箭灼烧得完全枯朽,晚风一吹,整条手臂化为点点尘埃飘散。

“啊啊啊……”

惨嚎声不绝于耳,慕容飞这种境界的强者也受不了痛苦,或许,他更痛苦的是自己的手臂,一个星空高手失去了一条手臂,力量大打折扣,怕是比大地九级巅峰强者也高不到哪儿去了。

火犁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着云小溪的方向,惨哼一声:“云小溪!你……你已经达到星空二阶,获得通晓的能力了?”

云小溪神色平静,淡淡道:“你若是再不走,或许我忍不住真的会杀掉你!”

“哼……”

火犁冷哼一声,飞掠而去,扶起了惨淡的慕容飞,纵身消失在夜空之中,心中却颤抖不已,星空二阶,他完全没有想到云小溪在短时间内居然突破了星空一阶,达到了星空二阶的境界!

踏入星空境界,获得凝聚星空之力、凝聚星空铠的能力,星空二阶,则会获得通晓的能力,突破自身属性限制,能够操纵各系武诀与法诀,这是每个强者都梦寐以求的能力。

短瞬一战,云小溪以冰霜之力震退火犁,火焰之力击退慕容飞,并用雷霆之力加以击伤,这种能力绝不是星空一阶强者能够应付得了的。

很明显,火犁必须放弃这次袭杀任务了,云小溪的态度非常坚决,有她力保叶扬,恐怕就算来一个红衣主事也未必能够得手,只能另寻机会了!

……

感受到二人的气息远去之后,云小溪幽幽一声轻叹:“红石商盟,你们的手也未免伸得太远了……临行之前,师尊反复告诫我不要与修罗殿红脸,这次回去可怎么交代呀……”

说着,云小溪低头看看叶扬,这小子更惨,胸口被撕开了一道血洞,火犁的一击丝毫不留情面,这还不止,全身几乎快没有一处好皮肤了,到处都被星空之力形成的能量刃切割的面目全非,莫非龙甲皮肤非常坚韧,怕是早就凌迟至死了。

飘然落地,云小溪沉下身体,将一只雪腻的小手覆盖在叶扬脑门上,顿时一股清凉的冰霜之力涌动。

“呃……”

叶扬在噩梦中惊醒,猛然张开眼睛,月光下,却看到了一张绝美的脸蛋,美丽少女正看着自己。

“好美的小妞啊……”叶扬仿佛还在梦中,由衷赞叹了一句。

云小溪又羞又怒,瞪着叶扬:“你!你……”